1. 首页
  2. 科技

科技行业:数字经济治理白皮书

  数字经济治理的趋势与展望

      随着数字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全球数字经济治理的话语权博弈将日趋激烈。未来的数字经济治理需直面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一系列风险与挑战,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在发展与保护等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

      (一)强化对数字经济的治理成为全球趋势

      一直以来,相对自由的互联网发展环境给数字经济增长创造了充分的发展空间,但其带来的风险、冲突、矛盾、问题与不确定性也与日俱增,缺乏价值观的算法导致低俗信息泛滥,数据泄漏严重侵犯个人权利,平台垄断挤压中小企业成长空间等,特别是相关风险从经济社会领域传导至政治领域,影响进一步扩大,引起各国政府高度重视。

      2019 年,数字经济在经历多年持续高速增长之后,迎来治理热潮,多国在规则制定、调查执法等方面强化作为。美国一改以往包容姿态,对Google、Facebook、Amazon 等数字平台频繁开展反垄断调查;欧盟依据GDPR 实施多起处罚;多国加强网络信息内容相关立法等。

      可以预见,未来,各国政府将进一步加大对数字经济引发的负外部性问题的治理力度,持续深化对数字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积极探索新的规制以更好地应对数字经济治理要求。

      (二)适应数字经济发展水平是各国治理根本出发点值得注意的是,数字经济治理的目标选择是多元的,这些目标之间并非完全统一,如何在多元目标中寻求均衡将考验各国政府的治理艺术。数字经济治理在个人层面需要关注消费者权益、隐私保护等,在产业层面需要关注促进数字经济的发展,而在国家层面则需要考虑如何提高本国的数字经济全球竞争力。不同层面的价值考量往往存在冲突,如个人信息保护与企业算法训练需要获取更多数据之间的矛盾;甚至在同一层面也会存在价值冲突,如对于数字平台的反垄断而言,过于严可能会打击本国数字经济产业,削弱大平台的全球竞争力,过于松又可能会挤压中小企业的成长空间等。显然,如何选择并没有明确标准答案,但各国的数字经济治理都是服务于本国数字经济发展这一根本宗旨的。不同国家和地区在制定各自数字经济规则时,也是基于本国数字经济发展实际情况和发展阶段进行的。我国在制定数字经济相关规则时应综合考虑我国市场优势和核心技术短板劣势等,在多种治理目标之间作出妥善平衡。

      (三)协同治理的价值将进一步显现

      无论是数据治理、算法治理、数字市场竞争监管,还是网络生态治理,均可看出,数字经济具有高度不确定性与复杂性,这决定了单靠政府或者参与主体中的某一方力量,难以有效应对诸多挑战。事实上,就数字经济治理的理论内涵而言,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正是强调政府、平台、行业协会、平台用户等多元主体在治理中作用的发挥。

      政府着力于负外部性、平台垄断等市场失灵问题的解决,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互联网平台,尤其是数字平台应约束自身竞争行为,并充分发挥算法、数据、贴近用户等治理优势,打造清朗网络空间;行业协会积极构建政府与平台之间的沟通渠道,加强行业自律。未来,打造权责利清晰、激励相容的协同治理格局,形成治理合力,将成为数字经济治理的重要选择。

      (四)全球数字经济治理规则博弈正在加剧

      当前正处于数字世界规则重塑窗口期,信息技术快速发展,新技术新应用层出不穷,必将深刻改变数字世界规则。在全球数字贸易领域,以贸易便利化、规则透明、非歧视待遇为代表的第一代规则已经基本成熟。以跨境数据自由流动、数字产品关税、知识产权保护为核心的第二代数字贸易规则正在积极构筑阶段。可以预见,跨境数据自由流动与数据本地化的协调,数字税征收的平台化和属地化之争,信息技术产品和服务的保护等议题,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国家间在数字贸易领域的博弈焦点。在重塑世界数字经济治理规则的关键时期,主要国家都在积极构建并推广本国制度模板。在全球数字贸易领域,“美国模板”与“欧盟模板”基本成型,美欧通过国际协议、自贸区等机制积极扩大各自影响圈。在数据保护领域,欧盟个人信息制度发达,逐渐成为全球个人信息保护和执法中心;美国则一面加快本国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进程,一面推动自身成为跨境数据自由流动规则的主导者。未来,各国的规则博弈将在更多领域上演,竞争也必将更为激烈。

      我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也应增强数字经济关键领域规则制定能力,强化布局、把握机遇,在全球数字经济治理规则创新中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keji/112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