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科技部撤销教授科技奖背后:6位老者3年实名举报

  “国家科技进步奖”撤销背后

  2011年2月10日,媒体披露了科技部撤销一个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项目、并要求追回奖金的消息。这是中国第一起因学术造假而撤销国家科技进步奖项目的案例。

  该项目名为“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由西安交通大学申报。撤奖的背后,是该校六位老教授持续三年的实名举报。

  83岁的陈永江副教授是举报人之一。得知科技部这一处理结果后,他感到高兴:“首先是振奋,它可以让勤恳踏实正直的人感到振奋;其次是震慑,对那些弄虚作假的人产生了巨大的震慑作用;最后是震惊,它让那些心存侥幸、滋生这种不端思想企图在学术上弄虚作假的人感到震惊。”

  当然,另一位举报人冯全科教授说:“这不能算作一次胜利,科技部只是做了它应该做的事情。”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段伟文博士表示,科技部此举对打击科研学术不端行为具有重要意义,但要有效遏制学术或科研造假,依然前路艰难。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李侠在其科学网博客评论说:一个造假项目经过乾坤大挪移般的包装技术就可以畅通无阻地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捧得大奖,可以推断中国延续多年的科技评审体系已经处于失灵状态。个别人的违规并不可怕,一经发现,处理起来也比较容易,可怕的是体系本身存在问题。

  艰难的举报

  2006年初,西安交通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下称能动学院)教授李连生作为第一完成人的该项目,获得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该项目的第二完成人束鹏程,是李连生昔日挂名的博士导师。后来加入举报阵营的屈宗长教授和郁永章教授,分别是该项目的第四完成人和第七完成人。其中,郁永章是李连生昔日的硕士导师,以及其博士论文的实际指导者。

  郁永章曾告诉《中国青年报》,当初李连生报奖时来要材料,他和屈宗长所提供的材料是真实的,但没有看过整个报奖材料就签字,也负有责任。

  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虽然只有区区数万元奖金,但每年通常只有200多个项目入选,很多单位均以获奖为荣,获奖者也可能因此赢得更多学术资源。

  2007年,李连生和束鹏程再接再厉,以“往复式压缩机理论及其系统的理论研究、关键技术及系列产品开发”项目,申报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

  但这一次,他遇到了麻烦。当年年底,该项目在西安交通大学校内公示时,曾担任陕西省科委副主任的退休教授杨绍侃感到困惑,因为他认为李连生并不熟悉往复式压缩机。

  杨绍侃从学校科研处获得该奖项申报材料后,果然看出了问题,遂找到老同事郁永章、陈永江、林槑、冯全科和屈宗长一起讨论。

  2008年1月2日,几位教授向校方递交了书面举报材料。近两个月后,分管科研的副校长等三人受命在南洋大酒店约见他们。据陈永江介绍,三位校方代表极力劝说他们退出举报。

  双方不欢而散。2008年3月17日,六位教授联名递交第一封公开举报信。

  两周后,校方致函教育部,申请撤销授奖,但其理由并非该项目造假,而是部分教师对申报人提出了异议。

  2008年7月13日,六人向学校呈递第二封举报信,将矛头指向李连生和束鹏程等人的2003年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三年间,他们共向学校领导人举报11次,向科技部举报4次,还曾经向教育部和陕西省科技厅举报。

  科技部后来的奖项撤销决定称,该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项目的推荐材料中,存在代表著作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的问题。

  有限的胜利

  举报人拿到“经济效益数据不实”铁证的过程,颇有些戏剧性。

  2009年3月9日,陈永江在科学网开设博客,将举报材料和经过一一上网。他说,开博客是因为走投无路,“我们写信写材料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陈永江将博客命名为“啄木鸟2+3”。他解释说,啄木鸟善于捉拿潜藏在树干内部的虫子,他们要像啄木鸟一样揪出蛀虫;“2”是指束鹏程和李连生,“3”是指当初在南洋大酒店有三位校方代表约见。

  “啄木鸟2+3”很快引起了科学界内外的关注。多家媒体也正是在此后跟进,并陆续发布报道。

  2009年5月,李连生和束鹏程将陈永江、郁永章和杨绍侃诉至西安碑林区法院,称后者污蔑原告“剽窃”和侵犯原告名誉权。半年后,原告主动撤诉。

  应诉过程中,三位被告的委托律师在工商部门获得了原西安泰德压缩机有限公司(下称泰德公司)的年检报告。

  经济效益是国家科技进步奖评奖的重要指标之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keji/115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