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细胞》主编:开放获取下科技期刊机遇挑战并

美国细胞出版社一直致力于推动前沿科技发展和科学信息的传播交流。1974年创刊的第一份刊物《细胞》,短时间便成为全球生命科学界最有影响力之一的期刊,刊载过许多重大的生命科学研究进展。2014年,该杂志公布的影响因子为33.116。

 

出版社目前出版发行《细胞》系列和Trends综述系列等30种期刊,包括《神经元》《免疫》《分子细胞》等著名子刊以及《细胞报告》《干细胞报告》等开放获取期刊,覆盖了从生命科学到转化医学的全球最新发现及动态。

 

2014年,细胞出版社将目光瞄准中国。

 

4月,创建细胞出版社网站的中国门户网页;5月,与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国家大分子实验室共同举办亚洲首次LabLinks Symposium结构生物学前沿讨论会;6月,与中国英文期刊《分子植物》签署合作协议,成为细胞出版社在亚洲的第一本合作期刊;11月,与中国医学科学院以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在北京联合举办亚洲首届细胞研讨会。

 

此外,《细胞》杂志去年进行编委会改组,首次吸纳包括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曹雪涛和北京大学教授邓宏魁在内的中国科学家。细胞出版社与中国科学报社联合出版的“2014中国科学家与Cell Press”特刊,系统梳理了2014年度在《细胞》杂志及其相关子刊以中国内地为第一完成单位的研究论文,并评选出“细胞出版社2014中国年度论文与年度机构”。

 

细胞出版社总裁、《细胞》杂志主编Emilie Marcus博士与中国有着不解的情缘。自2000年以来,她几乎每年都会来中国,陆续拜访了上百家中国实验室,见证了中国科研水平与科技期刊的长足发展。为此,《科学新闻》记者就我国科技期刊的发展之路对Marcus女士进行了专访。

 

《科学新闻》:目前,发达国家大型学术期刊出版机构都已经基本完成了由传统业务模式向现代数字出版模式的转型。您能否以细胞出版社的成功转型为例,向我们介绍这一转变的成功经验?

 

Marcus:在传统的印刷行业,每个高校都会以学校为单位,订阅多份纸质版的细胞出版社刊物,确保全校所有师生都能够有足够的份数。此外,一大批科学家和院系也会有纸质版的个人订阅。对于图书馆来说,他们很难去预估刊物的使用数量,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很好的机制去计算有多少人阅读每份纸质版刊物。

 

数字化意味着高校图书馆只需要有一个许可证,就可以让全校所有师生访问这份刊物。访问和使用量大幅攀升,而且也很容易追踪使用情况。渐渐地,机构的多次订阅和个人用户订阅退出历史舞台,而且校园中也不再存在分摊的成本。数字出版模式减轻了个人和院系在订阅刊物方面的预算压力,但却集中加重了图书馆的成本负担。

 

1998年,细胞出版社基于各个高校在职研究人员数量,在线设立了分级定价结构。拥有大批科研人员的科研院校所付的费用要高于科研实力较弱的小型院校。这种模式开创了一种新的机制,既可以最大程度地发行推广我们的内容,也为我们创设新的订阅期刊提供了一个平台。细胞出版社在这一方面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创立了一系列高影响因子的生命科学期刊,极大地满足了科研人员的需求。

 

《科学新闻》:《细胞》是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细胞出版社也拥有很高的学术声誉。作为学术出版行业的翘楚,您能否为我们介绍细胞出版社在集约化、数字化发展道路上的经验?

 

Marcus:细胞出版社一直致力于推动前沿科技的发展,希望能够吸引在我们的业务范围内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我们设立了非常高的标准,并激发和鼓励各界人才为之奋斗。细胞出版社一直致力于提升服务水平,创新服务能力,以便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作者、审稿专家和读者。这不仅需要全身心的投入、专注,也需要丰富的资源以及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你也必须要了解对于科学和科学家而言,到底什么才能够真正为他们提供价值。

 

数字化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来提供这种价值。在细胞出版社,我们致力于利用在线技术的能力,以全新的方式来表达科学内容。视频和音频内容让作者可以更直接地面向读者。信息图表和动画效果可以更清晰地阐述复杂的主题。直观的导航设置可以帮助读者链接到与文章相关的内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keji/87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