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科技

科技帶來深刻變革數字經濟時代如何重塑治理體系

原標題:科技帶來深刻變革 數字經濟時代如何重塑治理體系

  傳統監管機制與新業態沖突不斷 科技正給法律服務帶來深刻變革

  數字經濟時代如何重塑治理體系

  ● 中國數字經濟借助人口紅利和勞動力優勢,在互聯網應用方面發展迅速,涌現出一大批優秀數字企業,數字經濟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新動能

  ● 當前新型犯罪層出不窮,要加快推動數字經濟的立法,創新糾紛解決模式,運用新技術賦能司法,通過數字技術來探索司法改革的新模式

  ● 在立法上要遵循包容審慎的原則,尊重市場規則和商業規則,用發展的眼光看待發展中的問題,在發展中逐步建立和完善規則,增強立法的前瞻性和預見性

  數字經濟時代的制度創新,要實現法治理念和法治思維的創新,在創新與規范、法治與自治中尋求最優平衡點,從扼殺型、被動型思維向防控型、前瞻型思維轉變。

  本報記者 張維 本報見習記者 王婧

  2019年被稱為社會全面進入數字經濟時代的元年。

  數字經濟正在為人們的生活、制度的調整帶來新變化。與新業態產生些許沖突的傳統監管機制已然受到挑戰,社會對“技術+共治”的治理體系呼吁良久。包括立法者、執法者、司法者、市場主體等在內的所有被裹挾於數字經濟中的主體,都不得不面對這些問題。

  在近日於浙江省杭州市舉行的2019年互聯網法律大會上,創新、包容、審慎、開放,成為與數字經濟時代相適應的新的制度體系構建中的關鍵詞。

  數字經濟表現優異 中國或可彎道超車

  今年4月,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9年)》顯示,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3萬億元,增長20.9%,佔GDP比重為34.8%。同時數字經濟吸納就業能力顯著提升,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領域就業崗位為1.91億個,佔當年總就業人數的24.6%,同比增長11.5%,顯著高於同期全國總就業規模增速。

  數字經濟已然成為中國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最重要的驅動力。正如原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原召集人張穹在此次互聯網法律大會上所描述的那樣:“數字經濟已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新動能。”

  在張穹看來,中國數字經濟借助人口紅利和勞動力優勢,在互聯網應用方面發展得很快,涌現出阿裡巴巴、騰訊、百度、美團、小米、京東、滴滴等一大批優秀數字企業。

  從橫向比較的視角來看,中國的數字經濟發展也是首屈一指的。今年9月,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布的《2019年數字經濟報告》顯示,美國和中國在全球數字經濟發展中保持領先,全球數字財富高度集中於這兩國的商業平台。比如,兩國的商業平台佔區塊鏈技術所有相關專利的75%,全球物聯網支出的50%,雲計算市場的75%以上,全球70家最大數字平台公司市值的90%。

  蓬勃發展的數字經濟除了孵化出一批優秀的數字平台公司之外,還讓老百姓的生活質量得到極大提升。“如今,移動支付的較高普及率,使人們出門基本不用帶錢包。可以說,數字經濟對每個人的生活也產生著重要影響。”張穹說。

  張穹認為,數字經濟為中華民族實現彎道超車提供了一個重要機遇。放在全球競爭的環境中來看,我國數字經濟的發展提升仍有很大空間。

  推動數字經濟立法 創新糾紛解決模式

  數字經濟所影響到的,更有包括立法、執法、司法等在內的一系列法治體系。

  而這還僅僅是一個開始,多位專家在會上指出,技術變革引發的產業重塑還遠未結束,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等技術的深度應用,未來產業形態和競爭方式必將超出預測。

  “在社會全面邁入數字經濟的新時代,需要有新理念和新思路,需要用更加革新的勇氣,對傳統經濟時期形成的制度和模式進行調整,乃至重塑。”阿裡巴巴集團黨委書記、秘書長邵曉峰在此次互聯網法律大會上說。

  新的法律問題已經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這些問題包括但不限於如下問題:比如,相較於傳統產業,以互聯網產業為主的新經濟產業體現出強烈的零邊際成本、網絡效應、技術性、動態性、跨界競爭和快速創新等特點,導致網絡企業之間的不正當競爭和壟斷行為更加隱蔽、復雜,且往往和知識產權問題相互交叉,難以分辨。

  還有些問題頻繁發生,處理棘手。比如,如何應對數字音樂版權獨家授權、互聯網廣告屏蔽、競價排名等新型問題,如何回應數據有關競爭問題中的隱私利益、安全利益,如何應對算法共謀行為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keji/94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