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美食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生鲜业务投入大,美团入局晚规模小,阿里资金足扩张迅速

美团自营的小象生鲜基本停摆,美团买菜登场;盒马靠阿里电商资源支撑扩张快,二者在生鲜领域也展开竞争。

美团出行业务战略意义为主,阿里资金雄厚支撑市场争夺

高德打车用户规模占优,哈罗单车靠阿里资金撑腰。美团单车提价,聚合轻资产模式重在培养用户出行心智,“醉翁之意不在酒”。

B端业务美团深入餐饮产业链先发制人,发挥数据优势;阿里被动防御,整合上游供应链发挥资源调度优势,金融模块发挥电商流量优势

结论:是“巷战”,也是持久战

对比美团和阿里生态的本地生活服务业务,可以看到两个生态各有所长。看似针锋相对,其实都在利用自己的核心优势扬长避短。阿里的核心业务为电商,建造起来的优势是庞大的消费者流量、B2B异地资源调度能力以及商户数字化运营。但由于服务行业的本地属性和对线下的偏重,阿里的电商优势并不能直接转化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竞争优势。在美团规模壁垒面前,相比去重资开创第二个美团,阿里“曲线救国”在自己能发挥优势的领域入手反而能在细分市场形成头部。

从空间上来看,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市场非常广阔,接下来的若干年都是在做大蛋糕的阶段。我们预计当前的市场竞争格局有望长期维持下去。

目录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图表目录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正文

本地生活领域的“王者”——实现B端、C端全闭环是美团长远的战略

1.1 外卖市场已经步入用户、商家、平台三方相互依赖阶段,头部规模效应显著

外卖平台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1)商家增长驱动用户增长。外卖平台建设初期,商户增长带动用户增长,率先拉拢商户加盟,培养用户外卖习惯。

2)用户增长驱动商户增长。用户规模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从新入驻商家角度来看潜在客户规模扩大,线上用户红利暴涨,超出同同等获客成本下实体店面可达到的获客规模,商户跟随用户流量入驻,外卖用户增长驱动商户增长。

3)用户、商家、外卖平台互相依赖,共生共长,共同实现了三边动态平衡。此时外卖平台规模效应突显,尤其是头部的外卖平台竞争优势更为显著。商户和用户同时受益于平台庞大的规模和高效的运转,显现出共生共长的正循环趋势,达到用户、商户、平台三边动态平衡。

当前外卖正处于第三阶段。简单的通过补贴等手段已经很难有效拉拢客户,尤其是在外卖渗透率已经较高的情况下,头部外卖平台竞争优势更为稳固。平台在积累、发展阶段,平台在构建粘性上的壁垒则是规模效应。我们认为在本地生活领域来说,平台越大,单用户或商家能从平台获得的价值越大。对于单个用户来说,更大的规模意味着:1)更丰富的可选商家或品类,更准确的用户评价,节约试错成本。如更准确可靠度UGC和评分,更多商家入驻带来整体信息更加透明化,如中小餐饮、夫妻店的入驻;2)更优质的服务,如更少更稳定的配送等待时长等。对商家来说,更大的规模意味着:1)更多的订单;2)更多消费者方的信息反馈。大量的UGC节约了信息获取成本,从而更有效、快速地进行运营、策略上的调整。

阿里VS美团: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巷战”

1.2商家难转化:电商商家注重线上运营,做“商品”的生意;本地生活注重线下即时运营,做“服务”的生意

商家类型不同。同样是作为平台方,美团生态与阿里巴巴电商生态有本质上的不同。阿里生态构建于淘宝、天猫之上,做的是“商品”的生意,即可复制生产的标品,其质量等可以通过各种标准,如材质、重量等得以衡量。美团生态则是深挖本地生意,做的是“服务”的生意,即难以复制且需求个性化的非标品。包括餐饮,本质上提供的是食物加工,也是离开了主厨等关键人物则难以复制的非标品。两方生态搭建起的商户类型不同,电商生态的商户经验难以服务本地生活业态搭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meishi/87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