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2013年作品:底层:为了让生活继续

底层:为了让生活继续

作者:杨银波

无异于噩梦的家庭

常有人说,贫穷与愚昧、野蛮是孪生兄弟,那种深陷绝望与无助的惊人愤怒,一旦爆发就可能酿成难以挽回的连串式悲剧。更细致地体会思索这种底层最普遍的怒火,或许能让更多人更深层次地看待农村问题。我指的“看待”,不是旁观者的立场,不是高高在上的角度,不是讲一大堆宏观理论、响亮口号、貌似严密的逻辑推理而不真正关切其实相当可怜的“具体”的人民。我经常说,农村社会大多数问题确实不仅是钱的问题,可是钱能即时性地解决大部分问题,那么多道德大棒、舆论势力、法律法规究竟有多大程度影响着农民,我并不抱希望。在焦躁、狂妄、自卑、懊悔等诸多情绪的综合作用下,看似可恨的人,何尝不是窘迫、尴尬、可悲得发不起言?我不想讲什么大道理,只想说人话。为此,我无比激动地叙述下面这个故事。

47岁的赵坤,一身酒气地躺在混乱不堪的破床上,修建不久的一层楼房主体里空空荡荡,大人小孩破旧的衣服、多年的烂棉絮堆满了三张床。灶上摆着乱七八糟没洗的碗,大锅里有些猪食。此时正是农村稻谷收割之际,连日的酷暑好不容易第一次大降温,可是赵坤却像要把自己喝死一样,一连喝了五瓶啤酒,诸事不问,人事不醒。她的老婆张秀英此前两天已经带着两岁的女儿赵晓玲跑了,留下赵坤与八岁的儿子赵晓亮大眼瞪小眼。以往因夫妻争执而离家出走的事情,在张秀英嫁给赵坤的24年来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对此深有体会的包括赵氏家族的每个人,尤其深受其伤的,是赵坤的大儿子赵晓涛。对于已满18岁的晓涛来说,这个家无异于噩梦,他活了多少年就被噩梦缠绕了多少年,即使他远在厦门同安工地,也能闻到父母多年争执的血腥。

属于赵坤的四亩田,两夫妻本已收割一半,但如今柴油机和搭斗闲置在田里无人过问,割好的稻秧扔在水里浸泡着。就在那块靠近鱼塘的梯田里,两天前这对夫妻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起因很简单,赵坤挑着近两百斤的稻谷回家,实在累得不行,于是拿出啤酒喝了一瓶,再来到田里,张秀英批评赵坤偷懒,赵坤顿时火冒三丈:“老子喝点酒你狗日都要管!”他连日来积压在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如今农村做庄稼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像他们这种年龄的人大都在工地或厂里上班,可是他们被晓亮、晓玲拖着,只能回农村。就算回农村做庄稼也不一定要自己收割,但凡有点家底的,完全可以雇佣他人帮自己收割,工钱每人每天在150元到170元之间,可是晓涛一年多来没往家里寄过一分钱,所有挣钱的重担都压在赵坤一人身上。

家里总共只有600多元,根本不可能雇佣他人,两夫妻只能完全靠自己。天气像泼妇一样火辣袭人,赵坤、张秀英只好凌晨四点就起床下田,天一热就缩回屋里,到傍晚再收割到夜间十点。晓亮的任务就是看管晓玲,必须寸步不离,尤其要小心村里的池塘,因为赵坤、张秀英在21年前就曾痛失第一个女儿,等他们发现一岁女儿尸体时,女儿肚子被水撑得太胀,那口小棺材还是赵坤亲手制作的。这个家庭的苦难史远远超过一般家庭,赵坤被多年皮肤病困扰,一到热天腿脚就开缝流脓,一到冷天腿脚更是奇痒难耐,手抓得到处都是血疮。张秀英更惨,这个云南女人在痛失第一个女儿后,第二胎生下来就是死婴,第三胎又流了产,等到第四胎终于顺利产下晓涛后,在计划生育压力之下,张秀英到找乡医院私人医生上环,后感觉不舒服,又私自找该医生取环,为此险些丧命。

险踏鬼门关的受难

这是1995年11月的事,张秀英在取环过程中,某根血管被勾破,血液倒流到身体之中,肚子被撑胀,情况危急。惊慌失措的赵坤找医生论责任,该医生私了七千元紧急避祸。赵坤送张秀英到县城医院住院治疗,开完刀后没住几天院七千元就用光了,向亲戚借的钱也很快用光了,只能被逼出院。在回家的火车上,人人都说躺在担架上的张秀英活不了。不知是伤口没缝好还是路途颠簸所致,张秀英回到家后,手术伤口在灰暗脏乱的房间里迅速感染,后来发现肠子也破了,吃的东西大部分都从手术伤口流出,大便解不出来,只能由赵坤一点点地抠。张秀英迅速消瘦,成了“皮包骨”,就像非洲难民那种让人看着都汗毛竖立的惨状,只剩一副骨架,眼看就要逼近死亡。当时只有五个月大的晓涛,不能继续吃奶,只好由他的奶奶、伯母轮流带,哭得震天响,没谁睡得着。

赵坤再也进不起医院,大家纷纷凑钱帮忙,请乡村医生来治,医生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撑到实在没钱治下去了,没有完全康复的张秀英只能自生自灭,众人也就照常给她送饭,听天由命。1996年大年初一,拄着竹棍的张秀英颤抖地拄进了老屋的大门,随后一个温暖的春天,给了她奇迹,她这个“跟死人没什么区别”的人,竟然自动康复,所有人在庆幸之余,也早就疲惫至极。这对夫妻,一个是身患怪病,一个是死里逃生,按理说,更应团结和睦,珍惜有生之年。可是,他们接二连三的厄运,已经把他们的性格扭曲,赵坤终日醉酒,有点钱就拿去赌,没钱了到处借钱赌,只有喝酒和赌博能让他忘记痛苦,活得自在。张秀英由此也变得越来越急躁,频频抓牌,当着众人的面辱骂赵坤,当着赵坤的面辱骂赵坤的父母,也常和赵坤一起与赵坤的大哥赵能、大嫂胡庆芸吵闹打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nghuo/127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