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伍德斯托克50周年:乌托邦迷梦与意义过载的嬉皮士运动

原标题:伍德斯托克50周年:乌托邦迷梦与意义过载的嬉皮士运动

伍德斯托克,流行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演出之一,迎来了50周年。它是美国6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巅峰,也预示了其将要走向的没落。今年的伍德斯托克因种种原因宣告停办。无论如何,相对于一枚崇高的符号,伍德斯托克的本质仍旧是简单的几个词:自由、和平与爱。

撰文丨徐展笑

如果要评选流行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演出,答案将毫无疑问地归属于1985年支援埃塞俄比亚饥荒的Live Aid

(拯救生命)

。它在英美两国同时开唱,在上百个国家同步转播,仅伦敦现场的观众人数就达到了72000。从皇后乐队

(Queen)

到迈克尔·杰克逊

(Michael Jackson)

,它的出演名单几乎涵盖了世界乐坛所有的当红人物,足称前无古人,也很可能后无来者。

可如果要评选流行音乐史上第二伟大的演出,候选的范围就不免拉大些。猫王

(Elvis Presley)

或者披头士

(The Beatles)

的首秀、迈克尔·杰克逊的月球漫步,这些哪怕在现代文化史上都是具有相当分量的时刻。但是,可以确凿地说,无论这项荣誉花落谁家,候选的队列里必然少不了一场1969年的音乐节。

这是美国纽约州贝瑟尔小镇

(Bethel)

上的音乐节。从8月15日到17日,一共持续了3天。地方官员估计当时的现场人数达到了50万,并且还有100万在路上——汽车一台接一台,长龙似地延伸出上百公里,从贝瑟尔小镇一直拥堵到华盛顿大桥。

研究美国20世纪60年代文化的书籍《伊甸园之门》中有一段对这场音乐节的盛赞:只有一次音乐拯救了世界,那就是伍德斯托克

(Woodstock Festival)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1969》海报

这个说法后来也被用于Live Aid。不过,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确实不只是普通的音乐演出,它的歌声里涌动着60年代的嬉皮士浪潮,是美国反主流文化一次声势浩大的亮相,正好比“94红磡”之于当时的中国。

半个世纪过去的今天,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是一个“爱与和平”的代名词,一个过载了希冀与怀念的符号。

老鹰乐队

(Eagles)

的传世经典《加州旅馆》中有一句唱词: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1969(1969年以后,我们便没有了那种精神)。这里的1969,指的就是那一年的伍德斯托克。

两个富二代和两个嬉皮士的“最后一分钟”创意

1968年,《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上出现了一则不寻常的广告:拥有无限资本的年轻人寻求有趣、合法的投资机会和商业建议。这则广告由约翰·罗伯茨

(John Roberts)

和乔尔·罗森曼

(Joel Roseman)

刊出,这两个20多岁的年轻阔少正思考着要用这辈子干些什么。

乔尔·罗森曼(左)和约翰·罗伯茨(右)

罗森曼在纽约长岛长大,是一位有名正畸牙医的儿子。他很小就学会了弹吉他,从耶鲁毕业后,曾短暂地跟随一个摇滚乐队周游全国。罗伯茨轮廓鲜明,头发规整,比罗森曼长得更像一个商务人士。他在军队里服役做过中尉,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继承了家里的牙膏制造产业。

在1966年的秋天,两人相识于一个高尔夫球场,一年后在曼哈顿合租一套公寓。到了1968年,他们决定制作一套情景喜剧:两个“有钱没头脑”的男人,每星期做一次商业冒险,但只把事情弄得乱七八糟,到最后一分钟才获得解救。

麦克·朗(左),伍德斯托克最重要的创始人

为了给节目寻找点子,他们登出了那则奇怪的广告。没过多久,他们已经收到了几千封花样繁多的合作邮件,甚至包括一份生产“可生物降解高尔夫球”的计划。

其中一封来信,引起了罗伯茨和罗森曼的注意。这封邮件来自两个同样踌躇满志的20多岁年轻人——麦克·朗

(Michael Lang)

和阿蒂·科恩菲尔德

(Artie Kornfeld)

。麦克举办了截至当时最大的摇滚音乐会,迈阿密通俗音乐节。科恩菲尔德是国会唱片

(Capital Record)

的副总裁。他拿到这份工作时才21岁,是国会唱片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nghuo/189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