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如何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都敲响“金钟”作答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诗歌中描写的盛唐成都音乐盛况的壮丽画面,正在金秋10月的成都续写。

  10月19日晚,一场歌声与晚霞齐飞、弦乐与丹桂共绽的金钟奖开幕音乐会,拉开“放歌十月·盛世金钟”第十二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的大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如何满足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都,敲响“金钟”作答。

  从10月19日至10月28日,作为中国音乐界唯一的国家级艺术大奖,本届金钟奖将以权威音乐赛事、高端音乐演出、基层惠民活动的全方位、多层次呈现,彰显其一贯秉承的服务人民、惠及社会的办赛理念。金钟奖创立以来首度落户成都,不仅将提升成都音乐文化影响力,更将助力成都走向国际音乐之都,为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增添动人的“城市乐章”,从而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两千多年城市发展

  孕育出成都光辉灿烂的音乐艺术

  成都外揽山水之幽,内得人文之胜,拥有4500多年城市文明史和2300多年建城史,自古享有“天府之国”的美誉,更是我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和“十大古都”之一。青城山-都江堰、大熊猫栖息地等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和武侯祠、杜甫草堂、金沙遗址等人文胜迹享誉中外,川剧、蜀绣等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千年,是中国最佳旅游城市。千年之前,诗仙李白挥就:“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

  要说成都的“音乐文脉”,得追溯到2600年前的古蜀时期,成都地区最早关于音乐的记载出现了。《华阳国志·蜀志》写道:“九世有开明帝,始立宗庙,以酒曰醴,乐曰荆”,这是成都人成功解锁音乐技能的最早官宣。开明王也是资深音乐爱好者,作曲《臾邪歌》《龙归之曲》。音乐常常与文人墨客组成CP,春秋时期,孔子传授三千弟子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就包含了“乐”,据《大戴礼记》和韩愈的《师说》记载,当年,博学多识的蜀人苌弘在音乐方面造诣颇深,孔子专门跑去求教了韶乐与武乐的异同之处,这就是著名的“访弘问乐”。孔子“乐以发和”的思想也是源于苌弘的乐学理论。

  到了唐代,成都的音乐传统更是令人惊叹,呈现出东方音乐之都的万千气象。公元759年冬天,风尘仆仆的杜甫刚到成都,就欣然写下“喧然名都会,吹箫间笙簧”,赞美成都民间音乐之炽热。而在成都修建草堂定居之后,杜甫还写了名诗《赠花卿》:“锦城丝管乐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描绘音乐繁盛的景象。

  前蜀王建时期,不论是宫廷还是民间的音乐文化一度达到顶峰。至今仍有永陵博物馆馆藏王建棺床石刻浮雕“二十四伎乐”流传于世,记录了唐代燕乐“座部伎”演奏的瞬间场面,这些乐伎手持的琵琶、箜篌、筚篥、横笛、排箫等20种乐器,是唐代音乐的生动写照。

  “管弦声急满龙池,宫女藏钩夜宴时”花蕊夫人用系列《宫词》记录蜀国宫廷的蜀地唐音。北宋学者张唐英《蜀梼杌》“屯落闾巷之间,弦管歌诵,合筵社会,昼夜相接”,对蜀地民间音乐的旺盛也进行了形象描绘。

  两千多年的城市发展,成都孕育出光辉灿烂的音乐艺术。《宋史·地理志》记载成都人民“好音乐,少愁苦”,可见音乐艺术与成都的长久渊源和深厚感情。

  成都音乐产业产值持续增长

  产业基础与人才储备齐头并进

  在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大会上,成都曾响亮地提出,弘扬中华文明,发展天府文化,努力把成都建设成为独具人文魅力的世界文化名城。其中,关于成都“国际音乐之都”建设,明确要传承音乐历史文化,打造中国原创音乐生产地、音乐设施设备和乐器集散地、音乐版权交易地、音乐展演汇聚地和城市音乐休闲旅游目的地,从而让成都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现代音乐领军城市。

  成都目前已拥有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东郊记忆和少城视井、城市音乐坊、梵木创艺区4个音乐园区,龙泉驿洛带、彭州白鹿、崇州街子、邛崃平乐、大邑安仁5个音乐小镇。同时,成都还聚集了咪咕音乐、摩登天空、爱奇艺、酷狗音乐等知名文化企业,显示出成都音乐产业发展的极大活力。所以,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摇滚、流行、民谣、电音……你所能想象到的音乐形式,都随处可见。

  近三年,成都音乐产业产值年均增长超过20%,2018年实现音乐产业产值397.86亿元,同比增加21.69%;2019年1月至8月达319.4亿元,同比增长22.1%,预计2019年全年将突破470亿元。在《成都市建设国际音乐之都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中,到2020年市音乐产业将保持20%以上持续增长,产值突破570亿元。按照当下成都音乐产业呈现出的加速发展态势,达到发展目标指日可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enghuo/628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