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画

黄名芊大漠山水画展》:用独创的“沙漠皴”技

  8月20日至25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广东省文明办、江南大学联合主办的《丝路放歌——黄名芊大漠山水画展》在广州艺术博物院举行。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创始人之一,中国画资深教授黄名芊把自己几十年来以其独创的沙漠画技法,反映西域丝绸之路人文风情的心血之作,汇集成一次专题画展,用中国笔墨描绘“一带一路”、向祖国致敬献礼。

  “我画沙漠近30年,现年过80依然进沙漠写生。”黄名芊说,他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长年师从傅抱石,专修中国山水画,曾于1960年参加傅抱石率团的二万三千里写生。在广州期间,黄名芊经傅抱石介绍,与杨之光等多位岭南派大师结下深厚友谊,并吸收了岭南画派诸多精髓。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他先后十余次探险神秘而荒凉的各大沙漠进行写生,独创大漠山水画,属新金陵画派名家。作品《驼铃声里笑声扬》荣获第八届当代中国山水画展金奖,现收藏于人民大会堂。画作《路漫漫》应邀随“神舟九号”遨游太空,见证“神九”二次与“天宫一号”成功交会对接。他还出版了专著《大漠山水画创作与技法》等。

  事艺69年的黄名芊,是中国画坛里专门画沙漠的人。1987年,黄名芊陪同在南京艺术学院进修的夫人前往西部,考察研究古代雕塑。在敦煌,他第一次见到了沙漠,为沙漠浩渺壮阔之景震撼,“沙漠的美和山水的美不一样,沙漠阳刚、博大,静默,这些都是山水审美中没有的”。但首次画沙漠,黄名芊以失败告终。沙漠缺水少树,不管用传统还是现代山水画的画法,在构景时均无从下笔。想到自己看的沙漠太少,而且从未深入了解沙漠,他决定到沙漠腹地写生。

《丝路放歌——黄名芊大漠山水画展》:用独创的“沙漠皴”技法描绘“一带一路”

  1994年,黄名芊第二次来到沙漠,那是有着“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但没有向导,他只能在边缘徘徊。两年后沙漠公路的开通终于让他如愿进入沙漠腹地。“那里相当于一个沙漠博物馆,任何形状的沙丘都有”。鼓舞他的是,1998年《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他一幅“不成熟”的作品《绿色的希望》,画的是沙漠里的一棵树,寓意沙漠绿化,与国家环境治理的主题契合。

  怎样才能把沙漠画好,就是要‘拜沙漠为师”,黄名芊决定日复一日地坚持在沙漠写生。20多年来,他先后十余次“闯”进各大沙漠,包括巴丹吉林沙山、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漠、埃及撒哈拉大沙漠、阿联酋沙漠等。最近一次可追溯至2017年,那时他已年过八十。沙漠写生的环境是艰苦的,“白天最高温度达40多℃,夜里又很冷,很容易生病,发高烧”。但他年复一年坚持摸索,终于创立“沙漠皴”技法。集点成线,靠线为面,积墨渲染后,一幅雄浑壮丽的大漠山水画就跃然纸上了,这是黄名芊经过数载光阴摸索后独创的“沙漠皴”技法,大漠作品系列先后问世,填补了中国山水画史上的空白,他被誉为“中国沙漠画拓荒者”。2004年,他应邀参加阿联酋“中国艺术展”,他的大漠画也首次“走出去”,阿联酋沙迦国家艺术博物馆还收藏了他的作品。后来,他的多幅作品又被美国、德国、日本、法国、加拿大、挪威等国家博物馆、专家学者和个人收藏。

  纵观黄名芊笔下的大漠,可看见早期描绘的沙漠荒芜、人迹罕至,后期作品中的沙漠则色彩缤纷、明亮,不仅树多了,人也多了。“我画沙漠近30年,中国的沙漠治理发生了很大变化,种了很多经济作物”。他记得:“我开始画沙漠时,画的是一颗树,现在画的是沙漠与人和谐共处。沙漠通过改造能够为人民服务,产生经济效应。随着祖国的富强,将会有更多沙漠得到绿化”。(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吴春燕)

gmrb_logo_white_512x512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uhua/1165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