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画

“一生何求”?只求诗书画艺

  何汉廉 《金盘玉露清虚境》 踏过天阶步彩虹,轻烟散漫现黄龙,金盘玉露清虚境,疑是神游到月宫。

  这一个展览,名为“一生何求”,源于画展主角何汉廉先生的姓,更源于他在书画诗艺上一生的不舍与执着。为了画出九寨沟的神韵,他可以四次入蜀;为了画出南方山峦的感觉,他自制猪鬃笔皴擦点染;为了达到诗书画一体,他更是钻进浩瀚的诗词海洋里……

  自11月16日起到11月25日,“一生何求——何汉廉中国画作品展”在高剑父纪念馆举行。读他山水画里的烟岚,翻阅他厚重的写生图册,可以感受到一位80岁老人始终蓬勃的诗心。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自制猪鬃毛笔点染山水

  在佛山南海长大的何汉廉,小学时起便接触到了书法课和绘画课,并显露出自己的天分——其他功课马马虎虎,这两门课程却一直是班里最好的。同时由于老师还挑选了《古文观止》中不少脍炙人口的好文章,像《归去来兮辞》《陋室铭》等额外文章的传授,在何汉廉的心里也播种下古典文学的种子。

  后来,佛山开办“工艺美术学校”,何汉廉获得跟随岭南画派“天风七子”黄少强弟子陈凝丹学习的好机会。因为备受认可,即便在特殊的岁月里,陈凝丹都为何汉廉开了两年“小灶”,由此打下较好的绘画基础。1960年,在陈凝丹的推荐下,何汉廉还得以进入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当社员,成为陈凝丹和书法家林君选的助手及学生。“林君选老师在魏碑方面造诣精深,郭沫若先生到佛山来,专门和他探讨过书艺,并给他题了一个牌匾,非常看重他。但老先生很低调,所以在全国并不是太知名。”

  更重要的是,林君选教学生要师其心而不是师其迹,要求何汉廉挑选自己喜欢的古代碑帖临摹。在打好篆书的基础上,何汉廉专攻隶体,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面貌。在他的画作题跋上,可以看到明显的金石味。上世纪80年代末,何汉廉继林君选成为佛山市第二届书协主席,并因此有更多机会和黎雄才先生接触,山水画得以日渐精进。

  热爱学习的何汉廉,在佛山民间艺术研究社时,也跟着老艺人们学剪纸、扎灯、裱画等,动手能力非常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一家以制墨扬名的吴开文墨店,卖一种小小的鸡毛笔。林君选曾有过一支,可惜后来弄丢了,何汉廉便试着用竹丝鸡的翼下细毛做了一支送给他,林君选很满意,这支笔一直用到离世。

  这又进一步启发了何汉廉。后来他画南方山水,因为植被茂密,苔痕上石绿,写生的时候总感觉很难如意,于是何汉廉自制了猪鬃毛笔,散点写山的“骨”。“猪鬃毛笔扎好后修剪一下,一笔下去,多的时候能出现大大小小七八个点,呈现特殊效果。”然后再用浅于散点的墨色大笔写山的“肉”,并用淡墨染山的“皮”,这样使得画面远看似无笔,近看又有千笔万笔,既能体现南方山峦的特色,又能体现笔墨功夫。

  精研诗词提升意境

  本次展览中,无论是何汉廉写西樵山系列,还是他画九寨沟系列,都令人印象深刻。这得益于他有特制的笔,也得益于他的写生功底。

  上世纪70年代后期,何汉廉离开艺术社进入床单厂负责花样设计,由此得以到洛阳、菏泽等地观察写生牡丹。“当时交通很不方便,但有一个好处就是牡丹园里很安静,可以一画一整天,不受干扰。每天一大早我就去,中午吃两个馍馍头继续写生,一天能有五六张画稿。”

  上世纪80年代末,何汉廉首度进川旅游,被九寨沟、黄龙的景色深深迷住了。十年间,他前前后后去了四次,画了四十件作品。九寨沟、黄龙虽然美,但景很散,用国画很难表现,过去画的人不多,而何汉廉精心取景和重构,写出一幅幅既有九寨气息,又不照搬现实的山水画作品。这次一同展出,还有他的六本写生画册,足见其勤奋。

  何汉廉的山水画作品,吸引人之处还在于都配有一句七言诗题。诗的意境开阔,既合画意,又给人以无穷想象空间,可谓是画面的升华。为了写出好诗,在上世纪70年代,曾全本抄下《宋词选》的何汉廉,后来又坚持每天晚上读一小时的古诗词,特别是陆游九千多首诗,他全部看过。

  “根据画意来作诗,这个其实是最难的。”何汉廉自言道。因此,诗书画精妙结合,可以说是本次展览最大的看点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uhua/11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