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书画

人民文摘

日 报

人民文摘

周 报

人民文摘

杂 志

人民文摘

人民网

往期回顾

人民文摘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人民大会堂里的书画作品

吴子茹 《 人民文摘 》()

山水、花鸟和迎客松,这些图案作为经典背景频繁出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们的身后,被电视传播出去,成为人民大会堂的一种符号。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画作如何被创作又如何被收藏

2012年11月15日,“十八大”新常委集体亮相,让人们注意到他们身后的一幅画。很快,这幅以大画幅著称的《幽燕金秋图》火了。这幅书画家侯德昌携弟子创作于1994年的画经常亮相于《新闻联播》,被网友称为“出镜率最高的国画”。

人们开始关注和议论,谁的画可以被人民大会堂这个中国举行政治、文化和外交活动最重要的场所收藏和展示?

人民大会堂最大的画

67岁的崔如琢,在助手的搀扶下有些颤巍巍地站上画桌,继续为画面上的荷花添枝描叶。桌上铺着巨大的丈二尺寸的画纸。

这是人民大会堂书画室,面积比崔如琢北五环“静清苑”里巨大的画室还要大,窗户正对着天安门广场,站在画桌上往外望去,长安街上车流如织。要创作巨幅尺寸的中国画,没有比这里更适合的场所了。

2011年6月,自幼习书画,曾拜李苦禅门下的崔如琢接到人民大会堂的邀请,要他为二楼回廊北侧的墙壁创作一幅国画。

画家去实地考察,发现大会堂为他提供的“那个位置非常好”,墙壁面积很大,况且背面就是傅抱石和关山月一起创作的那幅著名的《江山如此多娇》,崔如琢接受了邀约。

但画什么是个问题。背面傅抱石和关山月的作品是一幅山水,按照中国画的题材,花鸟当然是首选。崔如琢提出画荷。他说,“荷”,象征“和”,有“和谐”之意。荷叶的风,谐音“逢”,意味“和谐逢盛世”。应景的题材,双方很快达成统一。

根据惯例,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方面要审稿,需要崔如琢画一幅小稿递交。但崔如琢没有打草稿的习惯。“这么着吧,我明天就开始画,你到时候看看满意不满意吧,”崔如琢如此回复对方。他开始在丈二匹的大画纸上直接画。几天以后,人民大会堂的人过来验收,看到面前的大画,很吃惊,“就用这幅吧。”崔如琢笑嘻嘻地摆手,说重新再画一幅。

崔如琢用的是韩美林早年送给人民大会堂的丈八旧宣纸。他每天早上八点半到人民大会堂画室,那个条件极好的画室里却没有砚台。崔如琢有些吃惊,自己买了四个大砚台。“用大碗兑点水,兑点墨汁,那是过去写大字报用的,我说那是‘文革’的后遗症,”崔如琢哈哈大笑着说。

一小时研磨,然后画到十二点左右。八张丈二匹的画,每天画完一张,完成整体创作,崔如琢用了8天。最终,这张巨幅国画被命名为《荷风盛世》。

2012年初,在盛大的仪式后,《荷风盛世》被正式悬挂在人民大会堂二楼回廊北侧的墙壁上。八张画拼接而成,画心长18米、宽2.8米,装裱完成之后,长20米,宽度到达3米多,画面总面积比其背面墙壁上的《江山如此多娇》要大三分之一。

“怎么会让画幅油画挂上去呢?” 油画家陈可之也经常从电视新闻中看到悬挂在人民大会堂里的各种画作,但是在他印象中,人民大会堂里挂的画就是“迎客松”。因此,1998年,当他听到重庆市委要征集一张三峡主题的油画挂在人民大会堂重庆厅里时,陈可之很意外。

“那时候就是以为只有迎客松嘛,”陈可之仔细回忆当时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电视里就是那点印象,怎么会让画幅油画挂上去呢?”

1997年,重庆直辖,人民大会堂开辟重庆厅。当时,身在北京的陈可之,以画三峡题材出名。他创作的纪实油画《长江魂——三峡纤夫》在圈内广受好评。

陈可之被叫回重庆。重庆市委的领导们浩浩荡荡来到陈可之的画室,此前他已经画了好几年三峡。

三峡工程启动后,每一次截流、涨水,陈可之都要抢在前面去积累素材,“每一次我都像抢救文物一样,画那些即将被水淹没的东西,”陈可之比划着手势说。聊起实地画三峡的经历,他的兴趣很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uhua/87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