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史

计算机历史上,女性是怎么消失的?

计算机历史上,女性是怎么消失的?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赵家鹏

  来源:AIPharos月光社(ID:AI-Pharos)

  1816年的圣诞夜,诗人拜伦给一位密友寄去了一封信。

  信中附有他新作的一首诗,这首诗名为《路德分子之歌》,后来成为了拜伦的代表作之一。诗中写道:让我们把织梭换成刀剑。

  拜伦是路德运动的同情者之一。工业革命后的英国,机器的大量普及取代了人力劳工,失业的纺织工人对此发起了暴力抵抗,被称作“路德运动”。身为勋爵的拜伦认为,“路德分子”是反抗强权的英雄,并极力歌颂他们毁坏纺织机的作为。

  就在寄出这首诗的同年,一则家庭变故发生在拜伦家中。诗人重男轻女,一直渴望男丁,结果妻子却为他诞下了一名女婴。失望的诗人跟妻子离了婚,刚满月的女婴也就此离开了父亲。

  这名女婴长大后,捡起了被拜伦扔下的织梭,成为了第一个将分析引擎技术与提花织机相结合的计算机程序员。她叫做埃达·洛夫莱斯,被许多人认为是史上第一位计算机程序员。从她和她的同代人开始,一场更新颖的技术浪潮将席卷而来。

  世界上最早的计算机是由英国人构想和设计的。英国数学家查尔斯·巴贝奇于1820年构想和设计了第一部完全可程序化计算机,埃达·洛夫莱斯即是为查尔斯·巴贝奇的机器撰写了第一段算法。

  为什么是埃达·洛夫莱斯,一位女性完成了最早的编程工作?

  在计算机成为电子技术之前,计算与编程被视作应由女性从事的工作。在当时傲慢的绅士们看来,它需要的并非体力劳动,而是死记硬背,即使很多时候需要高级的数学知识,也被认做是“非智力的劳作”。英国哲学家萨迪·普兰(Sadie Plant)研究认为,早期与计算科学相关的工作,与“编织”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它是通过复杂的过程将多条线集成到一块布料中。”换句话说,如果妇女可以操作纺织机,那么为什么不能是计算机?

  这样的刻板印象为英国的计算科学发展带来了最早的劳动力:女性程序员群体。她们负责操作、编程、排除故障和组装新机器。二战期间,英国皇家海军的女兵们甚至组装了世界上第一台电子数字可编程计算机:巨人计算机(Colossus Computer)。这台机器曾用来破译纳粹德国的密码,并为确定诺曼底登陆的具体时间做出了贡献。

  埃达·洛夫莱斯毫无疑问是计算科学中的女性先驱。为了纪念她,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多个国家和组织设立了以其名字命名的奖项和学会,一位英国记者还创立了“埃达·洛夫莱斯日”,用以提高女性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上的形象。

  每年十月的第二个星期二,“埃达·洛夫莱斯日”的聚会活动会如期举办。纪念活动的一个主题是:如何提高计算科学领域中的女性地位。

  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一桩事实。

  01

  来自麻省理工的发现

  三十多年过去,计算科学经历了发展高潮,互联网与人工智能兴起,但留在行业里的女性,处境却正在变得更加艰难。

  加拿大女孩乔·布兰维尼,提醒我们注意到了这件事。

  平常她喜欢戴彩色厚边框眼镜,留一头蓬松卷曲的黑发。前者是她的时尚标签,后者则透露出她的另一重身份标签:一位加纳裔的黑皮肤女孩。

  乔是一位天才少女。少年时,她就在计算机科学上表现出了独特天赋,其后在多所名校进修。在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乔参与了一款交互式艺术装置的研究。这款装置可以识别头部运动与面部表情,进而生成一副数字面罩,并投射到屏幕上。

  乔遭遇了挫折。研究中,她的面孔并未被识别出来。她和同伴研究发现,这款采用了通用的面部识别软件的装置,只能在肤色较浅的面孔前,保持良好运转。对于有色人种特别是女性有色人种的面孔,它总是显得无动于衷。

  问题出在程序上吗?

  乔和伙伴展开进一步研究。她们用奥普拉·温弗瑞、米歇尔·奥巴马等人的照片,在多个面部分析程序上进行了测试。结果发现,这些程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识别错误:上述杰出的黑人女性皆被判定为男性。

  2018年,乔的研究团队发表了名为《性别阴影》的论文,对商业化面孔识别技术的性别与肤色偏见提出了质疑和探讨。论文检验了三款流行的商业化面部分析程序,发现这些程序在确定浅肤色男性性别时,错误率不低于0.8%,但在识别肤色较深女性时,两款程序的错误率超过了34%,一款超过20%,几乎无法正确识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enshi/115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