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史

承古意,绽新枝——新中国七十年历史题材人物画巡览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社会、经济、文化等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巨变,而艺术创作的发展和演进,正是这一巨变的佐证和缩影。就中国画而言,人物画可视为与历史距离最近的一个画科,而历史题材人物画,又因特定的文化传统、主题精神和审美旨趣,成为长期以来探讨历史与美术的关系时,值得关注和考察的一个门类。回顾新中国成立70年来历史题材人物画的艺术成就与创作经验,展望这一题材的发展趋势,挖掘相关理论问题,可为今后创作提供可资借鉴的范本。它们来自于艺术史,又丰富了艺术史。

  不断积蓄传世佳作

  70年中,历史题材人物画取得丰硕成果,时有砥砺与自省,不断积蓄着传世的佳作与经典的图像。

  新中国成立初期,人物画在大众艺术普及中成为不可替代的主角。以描绘历史和歌颂英雄人物为内容,历史题材人物画留下一批重要作品。如潘絜兹的《石窟艺术的创造者》、徐燕荪的《兵车行》、刘凌沧的《赤眉军无盐大捷图》等,多歌颂人民英雄,或记录农民起义。另有一些重要历史人物的塑造,如傅抱石的《屈原〈九歌〉组画》、蒋兆和的《杜甫像》等。这些创作大都在实践层面上探索了历史题材如何传达时代新意、古代人物如何转化为现实英雄等问题。

  1979年第五届全国美展中,涌现出一批优秀人物画。谢振瓯的《丝绸之路》和梅定开、任兆祥的《唐文成公主入藏图》皆为获奖的历史题材作品,都是工笔人物群像,气势磅礴,设色明丽,形式感突出。这一时期,历史题材人物画承续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屈原、杜甫、岳飞等重要历史人物的刻画传统,更寄托着新时期民族振兴的希冀。如不少画家倾心的屈原和《楚辞》题材,既蕴涵文化寻根的色调,又在古典文脉中寻觅自我价值和生长源流,像李少文的《九歌》组画、潘絜兹的《九歌》、卢沉的《屈子行吟》、刘凌沧的《天问》等。

  80年代中期,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的青年美术群体遍布全国各地。90年代初,在“主旋律”和“多样化”相结合的文艺理论倡导下,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美术作品展览,第八届、第九届全国美展中,都有历史题材人物画作品涌现。整体而言,这一阶段该题材创作呈现生长态势,枝蔓繁生,充满多维拓展的可能,正如当代中国画的整体发展一样,时刻凝结着自觉与不自觉的省察、调整、突破与再生。

  新世纪以来,历史题材人物画创作进入一个繁荣期。政府指导并大力支持实施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和“国家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等,是该题材创作的最重要推助。在这样的创作平台上,诞生了众多颇具代表性的历史题材人物画作品,如冯远的《屈原与楚辞》、唐勇力的《盛唐书画艺术》、田黎明的《桃花源记》等等。通观这些作品,人物肖像外,更多的是寓人物于历史事件和文化情境中,在不同侧面勃发出逾越以往同类创作的新意,包括对历史和典故的细微体认与把握,对人物和文化的内在复杂关系的判断和感知,以及艺术形式探索上超乎寻常的想象力等,这些重要探索和创获都成为该题材进入繁荣阶段的关键要素。

  总结“寓古于新”的经验

  回顾70年的发展,首先应认真总结“寓古于新”的经验。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新时期以来的崭新气象,在艺术上体现为思想观念的解放、个性化审美的回归、形式的多元探索等。这70年来的历史题材人物画,每个阶段都出现过在艺术创新上可圈可点的佳作,贡献了值得重视的“寓古于新”的经验。

  如李少文《九歌》组画,在屈原辞篇原义和浪漫瑰奇的楚文化精神之间,摄入作者合理的想象与奔放自由的气息。在历史主题、民族意象与现代探索的融合方面,具有开拓之功和启示价值,预示着一股奔涌的崭新气度骎骎而至,借屈子的浩瀚辞篇开启了时代的奏鸣曲。这些优秀画作共同的特点是,创作者对美术史和文化史熟悉,对经典历史绘画的人物塑造、诗意表现、构图特征等要素有选择、有策略地继承,并积极生发时代新说。

  在绘制古人形象上,一类作品承续此前的写实画风,创造出一些血肉鲜活的历史人物。在增益人物性格的丰富和生动方面,写实确为一项重要手段,但过度或机械的写实也会让观者感觉画中古人如出邻家左右,是现实生活中谙熟的甲乙丙丁,这样就自然消解了此类作品本应具备的古典韵致。还有一类突破了此前单纯的写实画风,吸收陈老莲等人的变形致奇之术,成功塑造出一系列徘徊于古典和现代之间的古人形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enshi/116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