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史

揭开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面纱

资料图:日本极右翼推崇的《新历史教科书》。

 
资料图:日本极右翼推崇的《新历史教科书》。  


  新华网东京4月7日电 日本文部科学省4月5日正式审定通过了严重歪曲历史的《新历史教科书》,而编写这本教科书的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也再次引起人们关注。

  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成立于1996年12月2日。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后,本是日本清算历史的一个好机会,但是由于自民党内右翼势力的反对,国会未能通过一项反省侵略战争的宣言,自民党反而在宣称“慰安妇不过是为了赚钱的妓女”的奥野诚亮组织下,由105名国会议员组成“历史研讨委员会”,网罗一些右翼文人参加,举办批判所谓“自虐史观”的研讨会,并出版《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一书,一概否认侵略罪行。此后,右翼文人进一步加强联系,建立了歪曲历史的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

  上世纪90年代是日本经济衰退的10年,加之政局动荡,给右翼的民族主义思潮提供了温床。为了恢复所谓的自信和自尊,右翼文人处心积虑删除教科书中有关日本罪行的内容。目前,编撰会在日本49个都道府县都有分会,拥有1万多名会员,能量巨大,其成员可以说几乎包罗了日本所有的右翼学者,其中不乏战后成长起来的少壮派右翼学者。

  从编撰会及其支持者的言论中,可以看到赞美战争、国粹主义、蔑视女性和歪曲历史的本质。编撰会的外围组织教科书改善联络协议会会长三浦朱门就说过:“如果自卫队在伊拉克死上两三个人就好了,将能够为改宪增加势头。”编撰会的支持者、筑波大学教授中川八洋则声称:“不进行战争的民族将会退化。宪法第九条不改是不行的。”

  编撰会的右倾观点得到了政界内众多人士的支持,自民党全力推动编撰会教科书的推广。2004年1月29日,自民党议员再次组织了歪曲历史的“考虑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之会”(简称教科书议联),正在全面推进编撰会的教科书在全国获得采用。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三曾向全国地方议会的自民党议员发出通知,要求支持编撰会。自民党在今年新春,无视受害各国的抗议,表明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的方针。自民党的核心权力者往往是侵略战争当事人的后代,强烈支持推进参拜靖国神社,格外支持将侵略战争正当化的编撰会。

  战前领导人的二世议员和将侵略正当化的势力构成了小泉内阁的中枢,大半成员是推进参拜靖国神社、美化侵略的势力。时任文部科学大臣的河村建夫2004年6月14日参加了编撰会动员大会并发表演说,表示要全面推进编撰会教科书。除自民党外,编撰会还得到民主党人士的支持。

  在编撰会主页后面的赞同者名单里,不仅可以看到一些大企业的头面人物,还有不少学界、文艺界、体育界和宗教界人士,可以说涵盖了日本社会的各个方面。正是由于大企业人士的支持,编撰会能够筹措到充足的资金,举行各种活动,四处发表演讲,出版歪曲历史的读物。教科书改善联络协议会与编撰会实际上是一对孪生兄弟。现行的《学习指导要领》一开始就声称:“要加深对我国历史的热爱,培养作为国民的自觉性。”据说这一条就是编撰会向教育课程审议会提出要求后加入的,而教育课程审议会的会长就是教科书改善联络协议会会长三浦朱门。因此,编撰会经常宣传自己隐瞒罪行、鼓动学生培养为国献身精神的教科书最符合学习指导要领。成立于1997年的日本最大的右翼保守组织日本会议,包括众多财政界人士,也在为推广编撰会教科书四处大力活动。2001年,编撰会的教科书曾遭到惨败,只有东京都和爱媛县的残疾儿童学校和6所私立中学使用,总数只有521册。而今年8月底前,全国500多个教科书采用地区将决定使用何种教科书,届时的结果将是当今日本社会历史观的一个体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enshi/256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