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史

历史当回归其本来面貌

《苏州通史》先秦卷,叙述的是苏州最早历史时期——先于秦代以前的苏州历史文化。

今吴中区三山岛为代表的旧石器时代文化

三山岛位于苏州市吴中区东山镇东南太湖中。1985年5月,南京博物院、苏州博物馆和当时吴县文管会等,在三山岛西北端清风岭下一溶洞前的湖滩沙砾石层中,发现一处面积约500平方米的旧石器地点。同年12月,上述单位等对三山岛旧石器地点进行了发掘,出土石制品5000余件。对苏州来说,其重要意义更在于:它将苏州文化的上限,推至一万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因此,三山先民可说是苏州最早的原始先民;而旧石器时代的“三山文化”,不但是苏州最早的原始文化,同时也是目前已知太湖地区远古文化的源头。

新石器时代苏州周边太湖流域的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及良渚文化

太湖流域的新石器文化序列,经过多年工作,已确定为马家浜、崧泽及良渚三项相承袭的文化。其分期为:马家浜文化、崧泽文化属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而良渚文化则属新石器时代末期文化。苏州境内的新石器文化,至今已发掘多处。其中上述文化的代表性遗址为:马家浜文化以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苏州工业园区唯亭街道的“草鞋山遗址”等为代表、崧泽文化以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苏州张家港“东山村遗址”等为代表、良渚文化以列入苏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的常熟练塘罗墩村的“罗墩遗址”及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昆山张浦赵陵村的“赵陵山遗址”等为代表。

夏商时期太湖流域的马桥文化及商末泰伯南奔、立国勾吴以及吴五世周章受封

泰伯,《论语·泰伯》篇作此,而《诗经》及《左传》作“大伯”,《史记》作“太伯”。泰伯为周族部族始祖后稷的后代。商末,因部族首领继承权问题,泰伯与其弟仲雍(又作虞仲)南奔至太湖流域并立国勾吴(《史记·吴太伯世家》记为“句吴”)。泰伯去世,君位传于其弟仲雍,后传至五世周章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后,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史记·吴太伯世家》)即周武王克殷灭商后,寻找太伯、仲雍后人,找到已为吴国国君的吴五世周章,故因而封之。显然,周初对周章的分封乃是为西周分封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西周初的重大历史事件,首为分封——“封建亲戚”。这是一个对后世中国产生深远影响的历史事件。钱穆《国史大纲》予以高度评价说:“西周三百年历史,最重要者为封建政体之创兴。”五世吴王受到西周朝廷“封之”表明:是时吴国作为与西周王室有着血缘关系的姬姓诸侯国已为西周中央王权承认,从而具有行政和宗法的双重意义。行政上,它表明是时吴国已纳入了西周朝廷的行政范畴;宗法上,它表明周人奔自江南这一支脉的归宗。

吴国世系的传承、延续与吴国国家战略的制定、调整

春秋早、中期时的霸主政治,其标志事件即为齐桓公称霸。其后,晋文公、楚庄王相继成为霸主。而晋、楚两霸组织起的政治、军事集团为争夺主导权不断交恶,既成为学者们所说的“晋楚两国的历史是一部《春秋》的中坚”(童书业:《春秋史》)也构成了那一时期列国制定生存原则即国家战略的主要依据。十九世吴王寿梦前,因地缘因素,吴国为楚国属国,并以“附楚自保”为国家战略。

公元前585年,第十九世吴王寿梦执政。时值晋、楚争霸处于战略对峙之时。逃晋楚臣申公巫臣因个人恩怨而请求出使吴国,成为晋国“联吴制楚”战略成形的助推动力。对晋国的“联吴制楚”战略,吴王寿梦从中感受到吴国崛起的机遇,故欣然接受并制定相应的“联晋抗楚”战略。至此,吴、楚反目,而在与楚国的战争中,吴国崛起于东南。

寿梦去世后,第二十世吴王诸樊、二十一世吴王馀祭继承并守成于寿梦制定的“联晋抗楚”。这两位吴王为此分别死于楚人箭下和越人刀下。正是在这一时期,吴王诸樊做出了对其后苏州城屹立于东南有着重大影响的事件——“诸樊南徙吴”,从而使“吴”之地域,成为后世苏州城的历史先声及最早雏形。

第二十二世吴王馀昧、第二十三世吴王僚父子时,对“联晋抗楚”即呈现出战略调整迹象。它表现为:其一,这一时期吴国在与楚国的争夺中继承寿梦制定的“抗楚”战略,且在对楚战争中几无败绩。其二,在与晋国集团的中原列国关系中,吴国表现出“拒盟”调整态势。其标志性事件即为吴馀昧十五年(前529),晋国拟重建集团并召集列国诸侯会面,并告之于吴国。为此,晋昭公纡尊降贵到良地打算会见吴王,但吴王馀昧以水路不通婉辞而拒,从而反映出吴国“联晋”战略已处于相应的调整期。正是这一调整思维,导致当年晋国试图恢复集团而召开平丘盟会时,吴国拒绝参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enshi/85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