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今年是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设立40周年,截至2019年11月底,历届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共制定地方性法规257件,修改地方性法规337件次,作出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和法律解释43件次,涵盖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
在不少法规的推动过程中,都能看到人大代表的身影。市人大常委会过往40年的历史,同时也是人大代表接力履职的历史。
一部《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从1994年的制定到2015年的修订,背后是两代人大代表的奔走推进,更是人大代表接力履职的鲜活样本。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两位领衔的人大代表,都是同时代代表中的议案建议“大户”,虽然在关于烟花爆竹“禁”与“放”的问题上,他们秉持的主张不同,也是以不同的方式去推动《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的制定与修订,但他们的主张所依据的都是所在时代的广泛民意。
人大代表接力履职的表现,并不局限于对同一主张的长时间推动,始终以所在时代的民意为准绳是更核心的体现。

2015年12月30日,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外环线以内区域禁止燃放、经营、储存、运输烟花爆竹。
这条被称为申城史上“最严禁燃令”的法规,在表决通过两天后的2016年元旦实施。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条例》实施当年,上海市民就迎来了一个安静、整洁、安全的春节。《条例》实施至今,上海已连续4年保持了全市因烟花爆竹引发的火灾数为零、致伤数为零、外环线内垃圾数为零的纪录,由烟花爆竹引发的空气污染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对于此次修订的推动,市人大代表厉明是一个不得不提到的关键人物。他是上海四维乐马律师事务所主任,从2003年开始作为市人大代表履职至今,有二十多部上海地方法规的制定或修订与他相关。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厉明(右)在市人代会现场
在2013年提交的一份关于上海全面禁售烟花爆竹的建议,开启了他连续三年推动《条例》修订,要求对烟花爆竹燃放加强管控的历程。
在此之前,原版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已经实施了18年,1994年10月由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只在1997年5月做过一些微小的修改。
而原版《条例》的制定绕不开另一名市人大代表刘利民,他在1993年到2003年之间作为市人大代表履职,曾是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第九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
他也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中有名的议案建议“大户”,担任人大代表10年间,共提出建议427件。
20世纪90年代初期,对于烟花爆竹,全国各地都是一片“禁”声。在1993年和1994年的市人代会上,刘利民连续两年提交了烟花爆竹管理应当“禁放结合”的建议和议案。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在他的建议基础上,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讨论通过了原版《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首次把对于烟花爆竹的管理上升到了法制的高度。也是基于刘利民的建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上海是全国范围内在烟花爆竹禁放工作上采取较宽松态度的大城市之一。
2015年《条例》的修订,预示着上海对于烟花爆竹禁燃工作由“松”到“严”的转变。纵观两位代表各自推动《条例》制定与修订的过程,这种转变并不是对于前一阶段的否定,本质上是一种继承,继承的是对民意的遵循。
从1993年刘利民在一片禁声中力主禁放结合,到2013年厉明在众人不看好的情况下推动全面禁燃,时隔20年,两位人大代表主张内容的变化,其实不过是对民意变化的反映。

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刘利民已经81岁高龄,但谈起二十几年前作为人大代表履职的经历,他依旧记得每一个细节。

纪念上海市人大设立常委会40周年|新闻晨报:两

81岁高龄的刘利民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各地烟花爆竹的伤人事件频发。据统计,1987年至1993年春节期间,北京市因燃放烟花爆竹伤人达2642人,仅1993年春节就伤544人,其中重伤60人,包括摘除眼球的5人。加上烟花爆竹带来的火灾隐患、噪音和空气污染,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一度成为全国各大城市热议的话题。
1992年6月1日,广州从立法层面开“禁放”先河,出台《广州市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管理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广州主要区域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
刘利民记得,上海对于烟花爆竹的管理从80年代末就已经开始,但一直没有上升到立法层面。1988年底,上海市人民政府就烟花爆竹的燃放第一次作出规定,规定从1989年元旦起,“严禁在中山环线内燃放烟花爆竹。”
“延续了上千年的民俗,不可能说禁就禁。规定一出台,市民和执法者之间就发生了不少交锋。”据刘利民回忆,当年市政府虽然投入了不小的宣传执法力量,但那年春节,不少市民依旧在禁放区域内燃放烟花爆竹,“‘噼里啪啦’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1993年1月,上海市政府适当放宽了对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把禁放区域从中山环线内放宽到了南京路等6条主要马路和静安寺等4个主要商业区。
“对于政府不再搞‘一刀切’禁放的做法,我是表示支持的,”那一年,是刘利民第一年担任人大代表,“站在一个人大代表的角度上,我觉得,政府可以把管理办法定的更明确一些,最好以法规的形式确定。”
作为一名工程师,刘利民一直都有先调研,再下结论的习惯。在做了初步调研后,他发现,对于上海的烟花爆竹管理工作,“有禁有放”是更合适的做法。
“燃放烟花爆竹作为一个千年民俗,更多的是民众表达喜悦的方式。春节、结婚、乔迁新居等场合,不放一两个就缺少欢庆的气氛。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不可能一下子禁绝掉。”刘利民说,当时想要禁烟花爆竹,主要是因为伤人事件频发,其次是火灾隐患和噪音污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inwen/116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