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安徽阜阳: 春运回家不再难

  安徽阜阳市人口超千万,是闻名全国的劳务工输出集散地之一,每年有300多万人在江浙沪等地务工。今年春运40天,新建高速铁路阜阳西站与既有普速铁路阜阳站预计共发送旅客174.5万人,同比增长26.3万人,增幅18%。

  每年春节过后,民工潮“浪打浪”,大批外出务工旅客乘坐火车集中奔向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和京津地区等地,形成了百万务工旅客集中外出的壮观景象。

  外出“淘金”,难忘当年春运难

  20世纪八九十年代,阜阳站的春运,一天万人以上的客流量,在人们的传统印象里站外广场、候车室到处是人头攒动,变成人的海洋。

  “出去时,蛇皮袋里装被子;回来时,旅行包里装票子。”这是当时外出民工的真实写照。民工潮,这一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独特社会现象,对铁路运输部门,乃至于对整个中国社会都产生了强烈的震撼。

  “过去春运阜阳运输压力大,其原因主要是铁路运力不足。”阜阳站客运主任李成林回忆:20世纪70年代,阜阳站不过是皖北青阜支线尽头小站, 2条股道, 2对客车,2个售票窗口,年客发量不到60万人。

  后来,随着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制的推行,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农村劳动力过剩,农民纷纷走出家园外出“淘金”。

  民工潮风起云涌,铁路部门猝不及防。那时,阜阳站没有始发列车,每天停靠的列车只有五六对,每到春运,火车站广场人满为患。阜阳农民旅客为能买到一张火车票,竟然不顾天寒地冻,聚集在水泄不通的站外露天广场彻夜排队,车站不堪重负,无法满足大批民工外出乘车的需求。由于车辆和运力有限,铁路方面不得不动用货运棚车载客。车厢漆黑、无窗口、无卫生间、无取暖设备。

3.90年代,阜阳火车站站前广场,偌大的广场被黑压压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jpg

  “当时,阜阳站候车室狭小,仅能容纳300多人,哪能容下成千上万的务工大客流?尘土飞扬的站前广场,遇上雨天,泥浆四溅,旅客浑身是泥,列车严重超员,上厕所同样困难,农民兄弟吃尽苦头。”谈起当年春运“难于上青天”的情景,阜阳“老铁路”张林至今仍历历在目。

  “走出家门挣大钱,脱贫致富在当年。”这句流传甚广的阜阳新民谣,真实地反映了阜阳农村“外出一人,致富全家;一户打工,带动全村”的深刻变化。

  高铁现代化,今年春运不再难

  铁路发展“加速度”,为阜阳注入强大活力。去年12月1日,京港高铁商丘至合肥段、郑州至阜阳高铁开通,阜阳、亳州市进入高铁时代。阜阳西站房总建筑面积达4万平方米,旅客候车大厅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最高同时可聚集4000人。

  交通强国,铁路先行。如今,商阜、青阜、阜淮、阜麻、阜六、漯阜铁路与京港高铁商合段、郑阜高铁等8条铁路线在此交汇,形成皖北重要“米”字形铁路枢纽,列车开行呈几何极增长。刚刚过去的一年,阜阳两站日均开行客车267列,年发送以民工为主的旅客超过1293万人。这为服务“三农”、助力精准扶贫提供强有力的运力支撑。

  高铁时代,阜阳站候车能力、运力配备创历年之最,列车高密度开行,客运人畅其流,“人山人海”的拥挤场面不复再现。今年春运,阜阳站计划增开56列旅客列车,日均开行列车数量达181列,其中始发合肥、上海、杭甬温、广东、北京等方向列车22列;阜阳西站计划增开37列高铁列车,日均开行列车数量达151列,其中始发合肥、上海、甬温、广东、北京等方向21列车。

  春运高峰时段,阜阳平均每4分钟就有一趟列车去往全国各地。阜阳市民从家门口就能方便地乘坐高铁列车前往北京、上海、郑州、西安、深圳、温州、合肥和亳州等地。阜阳至合肥最快旅行时间由过去2小时23分压缩至55分,阜阳至上海最快旅行时间由过去8小时32分压缩至3小时9分,形成亳州、淮南半小时交通圈,合肥、商丘1小时交通圈,南京、郑州2小时交通圈,上海、苏州3小时交通圈,杭州、北京4小时交通圈,市民到热门城市的出行乘车时间大大缩短,旅客出行变得越来越轻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inwen/116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