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大同古城拆真建假被亮“黄牌”,耿彦波旧账难平

大同古城这一轮整改 某种程度是在清算过去 几十年来城市开发遗留的旧账

大同古城拆真建假被亮“黄牌”,耿彦波旧账难平

  9月8日,大同古城中轴线两侧在施工。摄影/本刊记者 苏杰德

  被亮“黄牌”的大同古城:  大拆大建后遗症

  本刊记者/苏杰德

  发于2020.9.21总第965期《中国新闻周刊》

  站在气势恢宏的大同古城城墙上俯瞰,文庙和关帝庙等历史建筑的北侧,有一片屋顶坍塌的平房区,显得格外破败。66岁的吕腊喜和妻子就生活在这里,他们是为数不多没有搬走,仍住在老房子里的居民。

  从大门口进入院子,左侧有一间面积大约25平方米的房子,一个土炕占据了房内近四分之一的空间。这是他们在1987年买下的房子,花费了3000元钱,那时吕腊喜一个月的工资是86元。虽然面积不大,但在当时却是不折不扣的学区房。房子附近原来是市中心,周围有很多大同知名中小学,人气很旺。“一到晚上,我们窗台前面坐满了人,大家在路灯下打扑克。”吕腊喜回忆道。这个院子曾住着7户人家,如今只剩下2户,邻居大都已经买了新房搬出古城。如今的晚上,他只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狗叫声。吕腊喜和爱人30年前从农村来到城里,但在城市剧烈变化中,他们没有跟上步伐。

大同古城拆真建假被亮“黄牌”,耿彦波旧账难平

  吕腊喜一家 摄影/本刊记者 苏杰德

  “古城内原有约10万人,当时计划保留到3万至5万居民,但是没有想到减少到现在这个程度,不到3万人。”大同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大同古城保护与修复研究会会长安大钧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人口难以维持古城日常运作。

  在“拆迁市长”耿彦波主政大同时期,一边推进大刀阔斧的古城改造,一边着手搭建新城框架。大同的这种发展方式一直饱受争议,最近这些年,经历了“大拆大建”后的大同古城,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慢慢暴露出来,并最终遭到了严厉批评。2019年3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对大同、洛阳、韩城等五个城市通报批评,称这些城市“历史文化遗存遭到严重破坏,历史文化价值受到严重影响”,其中大同的问题是:“古城或历史文化街区内大拆大建、拆真建假。”

  大同被要求限期三年整改,如果整改不到位,两部门将提请国务院撤销其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称号,面临“摘帽”的风险。对于大同来说,古城的保护、利用和发展,仍然是一道困扰了多年的选择题。

  拆真建假被“黄牌”警告

  大同古城拆真建假是否普遍存在?

  大同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名城科科长陈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通报批评的主要是代王府,它是明朝时期的建筑,到清朝时就已经消失了,“把它重建恢复后,专家们对它有异议”。

  大同古城为方形城池,东西长1.8公里,南北长1.82公里,面积3.28平方公里。古城周边分布着东、南、北三座小城,与古城共同构成历史城区,面积6.87平方公里。城内又被平分成四个方块,重建的代王府便位于东北区域。

  代王府重建是大同名城复兴的重点工程之一,当地媒体曾将其称之为“小故宫”。耿彦波主政大同时期,代王府项目在2010年4月开始拆迁工作,次年重建工程全面启动。耿彦波2013年离开大同时,一期主体工程才完成。

  主体工程完工后,代王府周围大片的土地如何利用提上日程。2019年,围绕着代王府,分别计划建设商业和居住项目。其中,代王府西侧计划建设商业设施,项目由晋商联盟(大同)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实施,投资规模为9.5亿元。该公司还拿下了同一区域内的居住用地项目,预计投资31.9亿元。

  代王府的重建,代价是原有的民居被拆除。2012年,在《经济观察报》的一篇报道中,一位当地市民透露,“因为修建代王府的停车场,已经拆迁了至少三条街巷。”据史料记载,大同古城有“四大街、八小巷,七十二条绵绵巷”,据不完全统计,在大同古城修复与保护工程中,有超过1/3的街巷彻底消失。所谓的“古民居修缮”,其实是推倒重来。

  “现在回过头看,专家们可能会认为重建代王府有一定意义。但重点是,当时把那么多民居建筑拆掉,重建的新建筑却没有利用起来,我们也在反省问题。”陈颖说,通报批评后,大同市邀请清华大学的团队编制整改研究报告,对市域历史文化名城方面存在的问题全部梳理一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inwen/255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