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论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百年发展的历史贡献

  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伴随着党的奋斗历史及其新闻事业发展足迹,已经走过了百年历程。百年间,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不断丰富和发展,不仅创立了中国无产阶级党报学说基本理论,搭建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基本框架,而且探索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基本内容,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中国化历史进程,为世界无产阶级新闻学的丰富、创新和发展作出了独特的历史贡献。

  中国共产党新闻事业伴随着党百年波澜壮阔的伟大斗争,已经走过了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百年风雨历程。在这一漫长过程中,一代代党的领导人,和一批批党的新闻实务与理论工作者,在不断总结自身新闻宣传工作实践经验和学习借鉴国内外新闻学知识原理的基础上,不仅创立了中国无产阶级党报学说基本理论,搭建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基本框架,还探索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基本内容,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中国化历史进程,为世界新闻学的丰富、创新和发展作出了独特的历史贡献。

  在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之际,回顾和总结中国共产党百年新闻思想的历史发展和历史贡献,有助于我们牢记传统,不辱使命,守正创新,继续前进,为最终建构一个能够真正体现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基本原理,反映我国社会主义新闻工作基本经验,既具有学术和理论价值,又富有实践和现实指导意义,能够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科学体系,增强理论自信,保持政治定力,引领学术方向。

  创立了中国无产阶级党报学说基本理论

  中国共产党新闻思想的百年发展确立了中国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与功能作用的基本定位,和指导方针与工作原则的基本内容,以及新闻业务与队伍建设的基本规范。这些内容历经中国共产党革命、建设和改革各时期的传承发展、与时俱进和不断创新,最终形成了中国无产阶级党报学说的基本理论。

  (一)确立了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与功能作用的基本定位

  对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与功能作用进行明确定位,是无产阶级党报学说形成发展的基石和起点,具有开腔定调的作用。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期党报活动实践中,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党报思想的过程中,不断深化对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与功能作用的认识,确立了对中国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与功能作用的基本定位。

  就无产阶级党报性质地位而言,中国共产党常用“机关”“罗针”“指针”“武器”“工具”“喉舌”“耳目”等话语对其进行喻证和定位,形象地阐释了无产阶级党报的本质特征与独特地位。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初期就明确将一系列党的报刊定性为党的“机关”。如《向导》周刊被当作“本党政策之指导机关”[1],《布尔什维克》被规定为“建立中国无产阶级的革命的思想之机关”和“反对资产阶级思想及一切反动妥协思想之战斗机关”[2]等。之所以称之为“机关”,是将党报(尤其是机关报)视为党组织中专门负责思想宣传和政策指导的一个重要部门。

  另外,中国共产党人还经常用“罗针”或“指针”来形象说明党报应具有的一种特性——指向性。如1923年,瞿秋白提出《新青年》要“成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罗针”[3]等。此外,还突出强调党报的工具性,将其视为党领导群众进行革命斗争的有力“武器”和“工具”,如毛泽东把报纸当作“组织工作、教育群众、发动群众积极性的武器”[4]和“组织和领导工作的极为重要的工具”[5]等。

  “耳目喉舌”,也是中国共产党论述党报性质时常用的一个词汇。这一定位实质上是从政治上来规定党报既是党的又是人民的代言者,正如1947年《新华日报》上发表的《检讨和勉励——读者意见总结》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新华日报是一张党报,也就是一张人民的报,新华日报的党性,也就是它的人民性”[6]。

  就无产阶级党报功能作用而言,中国共产党常用比拟的手法对其进行定位,如将党报人格化为“宣传者”“鼓动者”“组织者”“联系者”“批评者”“揭露者”“建设者”等,这形象地说明了无产阶级党报在党的百年发展历程中所具有的角色和作用。

  党报的“宣传者、鼓动者和组织者”之功能定位,主要源于列宁的“报纸不仅是集体的宣传员和集体的鼓动员,而且是集体的组织者”[7]。20世纪30年代,这一观点在中国共产党内广泛传播,逐渐成为全党的一种共识,如在1933年《红色中华》百期纪念号上发表的《愿〈红色中华〉成为集体的宣传者和组织者》《把〈红中〉活跃飞舞到全中国》《给〈红色中华〉百年纪念》等多篇文章中都直接或间接引用了这一观点。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inwen/293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