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网络电影迎来小井喷 未来发展或迎新机遇

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全国院线从春节开始一直处于停摆状态。不过院线电影的停摆并没有影响到网络电影的播放,相反,这期间,优酷、爱奇艺和腾讯等平台的网络电影迎来了比较快的发展。有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期间,全网长视频的有效播放量均大幅增长,网络电影的日均有效播放量较2019年提升了32%。

A 12部网络电影

分账票房超千万

春节前夕,受疫情影响,7部春节档电影集体退出院线放映,但徐峥执导的《囧妈》很快转而跟“字节跳动”合作,在它旗下的多家平台上免费播放,引发业内争议。2月1日,王晶执导的《肥龙过江》也转而跟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合作,在这两家平台上“付费超前点映”,引起轰动。这两部院线电影趁机转战流媒体平台和网络平台,也让更多的观众开始关注起网络电影。

“2020年春节假期,优酷日活跃用户和用户时长创下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以来的新高。电影的播放总量比平时有了两倍以上的增加,总体讲,优酷上网络电影播放量均超出预期”,优酷网络电影中心总经理芦洋这样告诉记者。他表示,优酷这个春节内容上线的基础量是在疫情之前就定的,和疫情关系不大。但随着情况的严重,为了满足大家宅在家里更多的观影需求,优酷也临时增加了一些影片,“从客观上,观众的线上观影热情大大提高了,这也增加了行业对网络电影的信心”。他认为,传统的院线电影制作团队对网络电影的心态也更开放了,越来越多的成熟团队想要积极尝试网络电影,总体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利好。

据统计,今年1月,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平台上线的网络电影高达64部,其中12部网络电影的分账票房超过了千万。

B 名导名演员

开始积极参与进来

2014年,爱奇艺首先提出了“网络大电影”的概念,随后,迎来了快速发展期。据统计,2015年,网络大电影的播出数量高达650部,到了2016年,网络大电影上线的数量居然高达2000部。野蛮生长的结果是有些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都良莠不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最早几年,由于监管的不规范,很多制作网络大电影的公司从中挣到了不少钱。当时很多“网大”的成本只有几十万元,主要目标观众是三四线城市的青年,他们有自己喜欢的观影需求,“迎合了他们,就很容易取得高票房”。

不过从2017年3月1日开始,《电影产业促进法》全面实施,网络大电影与院线电影审查标准逐渐统一起来。2019年10月23日,“爱优腾”三家平台发出倡议书,建议用“网络电影”作为互联网发行的电影的统一称谓。

整体上,网络电影的数量这两年是下降的。2019年,网络电影的数量下降到789部。芦洋认为,目前网络电影正在进行一个“减量提质”的过程,但2019年网络电影全年累计正片的播放量为48.2亿次,比2018年的38.9亿次增加了24%。“这意味着市场回归冷静,慢下来花成本和精力去做剧本,会杜绝很多粗制滥造的作品。”以往很多片子,从开始筹划到最后上线只要一两个月,这不符合生产规律。网络电影从吃流量的红利,吃题材的红利,到真正地花更多的时间在文本内容创作上,“对于行业是利好”。

2018年9月,由淘梦出品,林珍钊执导的《大蛇》在优酷播出,上线88天,最终分账票房为5078万元,这是迄今为止网络电影分账票房最高的纪录。芦洋认为,怪兽灾难片一直以来都是好莱坞的畅销片种,但在国内,院线电影中几乎没有这种类型。“这也是《大蛇》能取得高票房的主要原因。”

最近几年,网络电影的成本和类型都有了新的发展。在成本方面,目前上千万的制作成本已经比较常见,虽然这个数字跟院线电影相比不值一提,但相比网络电影刚开始几十万的制作成本,增长的倍数非常惊人。在类型上,网络电影甚至比院线电影的类型更加丰富,从惊悚、恐怖、科幻、喜剧,女性题材,应有尽有。比如优酷季播网络电影《北京女子图鉴》,就是网络电影在现实主义都市女性题材中的一次全新尝试。

随着网络电影的发展,知名导演和演员也开始参与进来,比如王晶、高群书、张国立等导演,比如潘长江、赵文卓、张一山、包贝尔、郑伊健、梁小龙、陈浩民等演员,尤其是陈浩民,拍摄了大量的网络电影,俨然是把网络电影当成了表演的主阵地。这几年,网络电影也涌现出了像淘梦、奇树有鱼、项氏兄弟等头部制作公司,在网络电影制作领域各领风骚。

C 未来1000万

或仅是票房及格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162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