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爱优腾和短视频平台的「无限战争」

6 月 3 日,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长短视频「霸主」们——快手、B 站、优酷、爱奇艺以及腾讯视频的相关负责人相聚一堂。

这次相聚火药味十足。爱优腾三家头部长视频平台之间本竞争激烈,却因共同的敌人——短视频侵权问题抱团大吐苦水,指责短视频平台。腾讯视频负责人甚至直接将短视频斥责为「猪食」。

短短一个月之内,以爱优腾为代表的长视频平台和 B 站、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爆发数次骂战,究竟是为了什么?

长视频抱团斥侵权,「猪食论」引骂战

「短视频侵权是屋子里的大象,大家不能视而不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在会上表示。

最近,「共御外敌」的爱优腾频频抱团取暖。

4 月 9 日,包括爱优腾在内的 53 家影视公司、5 家视频平台及 15 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4 月 23 日,17 家协会、5 大平台、54 家影视公司、524 名导演、编剧、艺人发布联合倡议书,再次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治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内容。

5 月 28 日,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发声明:谴责 B 站《老友记重聚特辑》盗播。

6 月 3 日下午,爱优腾的负责人再次抱团,向短视频侵权问题「开炮」。

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文娱总裁、优酷总裁樊路远首先团结三家,称「爱优腾是难兄难弟」,表若论市值比,B 站、快手是大哥,三家市值加起来都比不上 B 站。他还喊话陈睿,希望 B 站把原创视频当作主要发展目标。

樊路远称,「很多人认为这是长短视频之争,其实并不是,反对的是侵权不是反对短视频平台。」对侵权的认定无关视频长短,十多年前,长视频平台在初创期也经历过盗版,现在或许是一个轮回,但对年轻人的培养,不能从盗播剪辑来。他提到,「如今我们也期待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共同建立短视频『先授权再使用』的规则,继续为行业创造规范有序的创作环境。」

顶着樊路远的当场「劝诫」,和还在眼前的「老友记事件」,B 站陈睿的发言未提及太多侵权问题。

除了侵权问题,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的「猪食论」引发热议。孙忠怀称,「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在火车站、飞机场、地铁上等公共场所语音外放看洗脑短视频的人,像傻子一样。」此言论引来字节跳动的长篇回应。网友评论:「打起来打起来」「那微视是不是偷别人家的猪食吃?」

对此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发文回应称,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事实上,腾讯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为此,字节跳动官方微信 6 月 3 日发布文章,《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声讨多年来腾讯对字节跳动产品包括短视频产品封禁,同时推出类似产品的举措。

文章提到,「昨日,腾讯某高管在公开场合污名化短视频行业,认为短视频平台给用户喂猪食,称大量海量的短视频『拉低用户心智』,『非常反智低俗』。我们认为,腾讯某高管此番『猪食论』,是极其傲慢且不公允的。短视频作为一种全新的传播形式,帮助无数普通人记录分享自己的生活。」

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发言|网络

短视频侵权如何刺痛长视频

长视频难以盈利的问题一直在讨论。多年的产品经营、用户培养和平台竞争,让长视频平台付出了巨大的投资,但一直没赚到什么钱。

长视频的版权成本不低,而付费观看的习惯怎么都没有提高到想象的水平上。靠「侵权起家」的长视频,如今也经历了被侵权之痛。

2019 年,爱奇艺运营亏损 93 亿,腾讯视频运营亏损 30 亿,阿里大文娱(以优酷视频为核心)亏损 158 亿。2015-2020 年,爱奇艺 6 年累计亏损已经超过 350 亿元。

多年的烧钱斗争中,长视频的激烈竞争竟然还未结束,没有出现像其他行业一样进入赢家通吃局面。爱奇艺、优酷和腾讯依然靠 BAT 苦苦支撑,但该圈的地似乎早已圈完,付费用户增速缓慢,行业似乎已经到达了天花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290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