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华策影视生死危机:行业寒冬来袭 市值曾一天蒸发

  市值曾一天蒸发16亿,这家成立26年的公司如何应对行业寒冬

  在赵依芳看来,只有做好内容,才能掌握主动权,这才是应对寒冬的本质。

  华策影视成立的第26个年头,创始人赵依芳第一次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以往,这家国内体量最大的电视剧公司,已经能做到年产电视剧1000集,也制造了不少诸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亲爱的翻译官》《何以笙萧默》等爆款作品。

  然而到了2018年下半年,“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税务风波”等现象引发行业持续震荡,影视股出现大崩盘,一时间,上市公司纷纷感觉入了冬。

  赵依芳也已觉察到寒意:“第四季度发现股票一直掉,没有停下来,经济悲观的情绪也越来越强烈,真觉得企业可能说死就死。”

  这给赵依芳带来危机的同时,也让她意识到,整个行业要变革了,如果不做出变化,企业随时可能会倒下。

  电影新兵

  《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前一天,制片人单佐龙写了一篇文章,取名《“地球”的至暗时刻》,回忆了影片拍摄背后经历的艰难故事。

  谁也没想到,首映日拿下2.6亿票房之后,《地球》又迎来一次“至暗时刻”。被“一吻跨年”吸引的观众走进电影院,发现自己看的并不是浪漫爱情片,负面口碑爆发,进而票房跳水,影片上映第二天只收获一千多万票房。

  同样被“拉下水”的还有影片的出品方华策影视。当时华策股价跌停并创上市新低,公司市值一天缩水了16亿元。

  华策在电视剧领域是龙头,但在电影方面还是新兵。此前,赵依芳的投资策略是“一手郭敬明,一手侯孝贤”,既要有商业片,也要有艺术电影。

  因此,被赵依芳视作有潜力的导演毕赣也顺利拿到投资。据荡麦影业联合创始人单佐龙回忆,当时他透过朋友给华策递交了一份稚嫩的商业计划书,不到一个月华策就做了投资决定。

  面对市值蒸发16亿,赵依芳觉得电影只是导火线而已。“我们市值跟行业比本身比较高,再加上碰到(电影)这个事儿,但不是纯粹因为它。”

  无论是对导演毕赣,还是对华策影业团队,赵依芳言语间都是褒奖。就连“一吻跨年”的争议营销,在她看来也是最成功的营销案例。

  “2.9亿的票房,一部艺术电影,这在全世界都没有的”,在赵依芳看来,口碑上虽然预期错配,但吸引那么多观众走进影院,某种程度上也是普及了艺术电影,因此年终会上,她反而给华策影业的高管、电影项目负责人发了奖励红包。

  “影业团队是第二代,她们的目标是先活着、活好,后面再慢慢做强大。”担任华策影业董事长的傅斌星,正是赵依芳的女儿。除了鼓励,二代身上也要背负KPI,赵依芳的要求是不赔钱:“影业很年轻,但如果去做一些hold不住的东西,那不是在挖一个一个坑嘛,华策还是得要稳健发展。”

  影视变革

  《创业时代》豆瓣3.7的评分,再一次把华策拉回现实,而在这之前《天盛长歌》的收视低迷,也给赵依芳心里添了堵。

  “如果在以往的年份,我们可能播的都是爆款,但在这样一个变化多端的环境下,播出效果不够理想,有时候比经营上的压力都大。”2018年,华策对这两部剧都抱了很大期望,结果播出后不但没有成为爆款,甚至还出现了口碑收视双扑街。

  相比2017年上半年,当时点击量破百亿的剧一共有7部,其中华策就占了3部,虽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样的剧评分也不高,但总点击量却都超百亿。

  然而到了2018年,爆款迟迟未现。赵依芳觉得原因在于行业变革,“竞争很惨烈,冬天大家都要死的,这样的话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对于“阴阳合同”“天价片酬”事件的爆发,赵依芳并没有觉得意外,问题早就存在,她觉得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但之后,在一线的同事反馈剧价下调,而且市场采购也开始减量,与此同时,行业也迎来强监管和税务查收,赵依芳意识到寒冬来了。

  最明显是在横店,剧组一下锐减到十几个。当时华策也有新戏在开机,虽然没有受到大的影响,但还是出现了筹备时间延后、时长减量,在投资价格、成本等方面也做了相应调整。

  2018年6月底,包括中宣部在内的五部门联合下发通知,强调演员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随后,优爱腾三家视频网站联合正午阳光、华策影视等公司发出联合声明响应,表明演员片酬不得高于5000万。

  这对华策也是一次大调整,赵依芳表示:“以前演员成本那么高,流量演员受追捧,但现在可能就要更广泛去匹配优质的好演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875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