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郭广昌等了一千多天,复星影视处女秀熬出头了

作为复星旗下Studio8的首部主控作品,《阿尔法:狼伴归途》首周内地票房近1亿,即便算上美国票房的3200万美金,这个成绩并不算是亮眼,毕竟总投资额是5100万美金。《阿尔法:狼伴归途》自9月7日上映以来一直屈居票房第二,这周末又与《反贪风暴3》、《镰仓物语》等新片进入了竞争。

但复星影视集团执行总裁荣阳在与《壹娱观察》的对话中,他始终保持着微笑,“压力是大,但在中国做电影就是这样”。

郭广昌等了一千多天,复星影视处女秀熬出头了

(从左至右:柳云龙、张国立、郭广昌、Jeff Robinov、曾茂军、李海峰)

以下为专访复星影视集团执行总裁荣阳部分内容:

壹娱:《阿尔法:狼伴归途》作为复星影视的第一张成绩单,你满意吗?

荣阳:从首周票房表现来说,我个人还是比较满意的。

首周从票房上我们只落后于《碟中谍6》,但这二者无法比较,而且从类型上,《阿尔法:狼伴归途》有文艺气质和情怀,很励志的,它不是一个纯商业电影。电影不只是以票房论英雄,坚持做有品质的东西,始终有机会做成好公司。

Studio 8之前参与投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现在《阿尔法:狼伴归途》是Studio 8第一次主控和发行的电影。我们海外投资Studio 8的定位,就是从中国观众长期对好莱坞爆米花电影的审美中再发掘新的电影。

郭广昌等了一千多天,复星影视处女秀熬出头了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海报

壹娱:这部电影投资5100万美元,从投资角度来说还是压力比较大?

荣阳:对,从注重品质角度,第一部电影达到了一定高度,我是欣喜的。但是从票房的角度来看,美国现在是3000多万美金,还在持续上升。而原来不是特别看重的地区,反而拿到了票房冠军。比如俄罗斯(编者注:截至9月9日,俄罗斯票房排行第4位,首周末票房431万人民币,总票房约合4800万人民币)和西班牙(编者注:截至9月2日,西班牙票房排行第2位,首周末票房约合526万人民币,总票房约合2115万人民币)。至少现在还在接近我们的目标。

壹娱:《阿尔法:狼伴归途》最早宣布上映是2017年9月,改到今年3月,随后又改到9月,原因是什么?

荣阳:美国Studio 8也是复星旗下的公司,推迟最主要的原因是对产品的不断打磨,后期光剪辑就做了20多个版本,直到最终完成,这段时间确实很熬人。

例如原来的电影时长较长,在调研之后,将时间缩短。电影拍摄的是冰川时代,所以还包括语言上的问题,也让困扰我们很长时间:《阿尔法》中采用的语言,是语言学家专门还原的20000年前的实际状态,全世界没有人能听得懂。在国际各个地区上映时要不要配音?应该如何配音?这些也是通过调研后做出了决定。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找到目标观众。诸如宠物人群、家庭观众、年轻人,通过调研得到,他们都很喜欢《阿尔法:狼伴归途》。此外,影片的修改也同步进行,有些场景、动作场面最初是被剪掉的。通过调研的结果,我们又重新补回一些剪掉的部分。正如郭广昌董事长所说的,“伟大的作品都是熬出来的”。

壹娱:这次电影的下沉力度如何?

荣阳:我们做了很多市场调查,也做了40多场点映,到今天为止还在研究数据。毕竟《阿尔法:狼伴归途》的人物、人设比较简单,一头狼和一个少年基本占到整体70%-80%的时间,在叙事风格上,这部电影和《少年派》比较类似。

所以这部电影相对来说有些高端,对于中国市场追求简单粗暴、短频快的观影人群而言,有一些挑战。影片宣发的数字不能透露,但是从目前的票房表现来看,我们觉得还是不错的。

从市场操作层面讲,这次是一个练兵的过程。实际上通过这个项目,我们达到了海外企业和国内企业两个市场之间的磨合,也为以后提供了很多经验。比如Studio 8通过我们在中国地区的营销,了解到中国市场的喜好,有助于他未来的产品的定位。第二个中国的各种营销的手段是丰富多彩的,是好莱坞不具备的。

比如说三元食品,通过我们的品牌授权,基本上有三元牛奶销售的商场、超市里面都能看到《阿尔法:狼伴归途》,再比如三亚·亚特兰蒂斯,水上乐园里有一个海神之跃的项目,我们把这种极限挑战,跟小男孩的成长和挑战相结合,和电影里的桥段相结合,做了各种物料、节目、直播上的结合,覆盖了很大的一群人群。还包括百合、佳缘网相亲会员、相应的门店、交友、活动,配置相应的礼品,你今天看到我们的电梯,这仅仅是一个,复星全国各地的物业都有,而且每周更替物料。

壹娱:Studio 8下一部电影《白人男孩》即将在美国上映,什么时候来中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87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