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十面埋伏》舞奇彩

《十面埋伏》舞奇彩

 
杨丽萍现场指导
 

《十面埋伏》舞奇彩

 
霸王别姬(摄影) 朱运宽
 

今年“十一”黄金周后,我听说杨丽萍自己投资排练新作现代舞《十面埋伏》,10多天后将到上海国际艺术节展演精彩片段,便来到排练现场。我在省文联工作30余年,看过、拍摄过不少民族舞的排练,昆明世博会期间也曾看过外国芭蕾舞团演员手握把杆一招一式、王子公主式的练功,而《十面埋伏》是现代舞,排练厅的气氛一下把我镇住了。一批20岁左右的、富于激情和创造力的青年人,正在做排练的热身。只见他们忽而一连串快速“转圈”,忽而大跳凌空做出难度很高的“鹞子翻身”,忽而随着音乐来一段即兴表演。这是一个身心完全自由解放又充满力与美的舞蹈。

我突发奇想,关于一个文艺作品的诞生、文艺创作的过程,我看过古今中外不少的研究与表述,如刘勰《文心雕龙》论述艺术想象的“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如巴乌斯托夫斯基所说,每一个偶然投来的字眼和流盼,每一个深邃的或者戏谑的思想,人类心灵的每一个细微的跳动,都是铸成文学作品这朵“金蔷薇”的“金粉的微粒”;又如余秋雨阐述经典作品潜藏的两个隐秘结构。这些论著可谓汗牛充栋,但记录、表现一个舞台作品诞生及其间主创人员杜鹃啼血般的构思、渴望卓越的追求、充满痛苦而狂喜过程的影像却不多,我下决心对新组建的现代舞团进行追踪拍摄。同时,我还第一次用数码单反相机拍摄高清视频。

由杨丽萍担任总编导、叶锦添担任艺术总监的现代舞《十面埋伏》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楚汉相争”的故事,这一段历史蕴含了无数的传奇和霸王美人的悲欢,是被历史学家、小说家、电影电视所钟情的题材。其中“十面埋伏”“四面楚歌”“霸王别姬”“乌江自刎”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对于熟知这段历史的中外人士来说,这一段故事的传奇性、史诗性及悲剧色彩堪与古希腊悲剧、莎士比亚戏剧相媲美。而对长于抒情、拙于叙事的舞蹈来说,舞剧不像小说、影视剧,舞蹈难以一一复制,也不必一一刻板再现这些故事,舞剧必须独辟蹊径。杨丽萍把“十面埋伏”当作切入点,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舞剧叙事结构,她遵循的是“史实不虚,细节不拘”的原则。这段故事中“霸王别姬”一折,是当今电视剧导演们所浓墨重彩刻画的。杨丽萍则编排了一段缠绵悱恻的霸王、虞姬“双人舞”,其中现代舞如何表现虞姬用宝剑自刎的“宝剑”,充满了悬念。杨丽萍是让霸王口中咬着一叠可折可开的一寸宽几米长的红绸带,虞姬用牙齿咬住红绸带的另一头,将红绸带从霸王口中拉出,越拉越长,最后红绸带缠在虞姬脖子上,她转圈,随着演员飞快转圈,红绸带在虞姬脖子上越绕越多、越缠越紧,虞姬悲惨倒地……这是杨丽萍版的“虞姬自刎”,完全是舞蹈表现的神来之笔,令观者拍案叫绝。与京剧常有的情形相似,虞姬由男演员胡沈员反串,其软度令常人难以想象,与饰演霸王的演员王韬瑞那充满力度、阳刚的表演相映成趣,令人回味。

现代舞《十面埋伏》里潜藏着两个隐秘结构,它穿越了2000多年时空,以历史故事的形,还当下观照的魂。杨丽萍在《十面埋伏》中表现对人性的深层次思考,力求借“十面埋伏”的“壳”而出“魂”。在舞剧中,她精心创意了一段“红韩信”与“黑韩信”的双人舞,又借韩信受过胯下之辱的意象,让“黑韩信”从“红韩信”的胯下钻出来,两人跳了一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依互斗、既缠绕又博弈的舞蹈,表现欲望对人性的撕裂、对人的成就与毁灭。

杨丽萍十分喜爱京剧,在《十面埋伏》中,她以现代舞为本,京剧为用,舞剧采用、融合了大量的京剧元素,这也是现代舞《十面埋伏》的一大创意和特点。她起用了我国京剧裘派传人裘继戎挑大梁。多年来,裘继戎在京剧与歌、舞的结合方面作过很多尝试,与现代舞《十面埋伏》的风格一拍即合,在舞剧中他的唱念做打十分出彩,像一根线把一颗颗珍珠串起来一样,在舞剧的起承转合中发挥了牵线作用。

当天下午5点正式上演。下午3点,全体演职员已到剧场,利用舞台演出间隙又一次对光走台。演出时,座无虚席,连过道里也挤满了人。我则用两台相机,一台拍视频、一台拍照片,现场静得出奇,在无伴奏、唱腔时,我虽在最后一排,但不敢按快门,总觉得轻微的快门声也会破坏、亵渎了气氛。灯光舞台美轮美奂,演员表演激情有力,演出获得极大的成功。叶锦添风趣地说:“我们今天是不是有如神助啊!”现代舞《十面埋伏》现在尽管是“风起于青之末”之时,但以她们这么一股“艺不惊人誓不休”的精神,不愁有“风生水起”之日,一个优秀剧目就是这样“炼”成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87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