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影视

潜心14年,行走辽金故址6万里,熊召政再写大金

  长江网12月11日讯(记者周满珍)近日,茅盾文学奖得主、《张居正》作者熊召政推出四卷本历史小说《大金王朝》。这部潜心14年,在辽金故址行走6万里,研读上千万字史料的历史新作,一改陈旧的历史观,以国际化思维重新审视波澜壮阔的辽宋金大三国时代。

  12月10日,长江网记者在东湖龙潭书院专访著名作家熊召政。

潜心14年,行走辽金故址6万里,熊召政再写大金

  熊召政在书房接受采访 记者周满珍 摄

  《大金王朝》分为《 北方的王者》《 擒龙的骑士》《逊位的皇帝》《 崩塌的帝国》四卷,讲述辽宋金包容兼并的民族历史。全书以宋徽宗联金灭辽,收复晚唐割据的燕云十六州为引子,展现三国君臣外交上的角力、战争中的金戈铁马、时代缝隙里的生民群像。宋徽宗、天祚帝、阿骨打、李师师、萧莫娜、完颜宗望、蔡京等历史人物在文学中再现,在宏大的历史场景中,解读人心和人性。

  历史小说家的责任,是把历史真相告诉读者

  我们的专访从潜心14年创作《大金王朝》的契机谈起。熊召政说《张居正》获茅盾文学奖之后,哈尔滨市文化部门邀请他参加金源文化节,并创作一部以大金为背景的历史小说。他一开始有点犹豫,参观完当地的金上京博物馆后,女真7年灭辽,11年灭北宋这段历史,引发了他的好奇心。

  巧合的是,不久后,熊召政受邀到岳飞故里参加活动,两边得到的讯息完全不同,这让他深思,“承认一边是英雄,对面就是敌人吗?有没有可能双方在中华民族进程中都做过贡献,都是英雄,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哈尔滨零下30℃的冬天,熊召政到金上京故地凭吊,相对纸醉金迷的北宋汴京生活,金人的生活如此粗鄙。他想,历史真相或许不仅仅是边地文明战胜高雅汉文明这么简单。他回汉后写了《醉里挑灯看剑》一文,刊发于《作家》2006年第五期,表达了自己的历史哲思,“女真人打败汉人,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它的真正的历史意义在于:一种健康的、硬朗的、平民式的帝王文化,打败了另一种腐败的、堕落的、贵族化的帝王文化。”

  这篇文章很快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引发很多共鸣。在历史观上获得肯定的熊召政这才接受邀请,着手创作《大金王朝》。

  令出版社惊讶的是,他竟然花了8年时间,做案头工作和田野行走,去宁夏的山沟,锦州葫芦岛古战场等小说中涉及到的战役战场考察,“我想为今天的读者再现历史的真实空间。读者把历史小说当成历史读,如果误导了观众,像《琅琊榜》《还珠格格》那样,会遭人诟病甚至批判。戏说、妄说或邪说,都不对。”

  夜宿大金第一任帝王阿骨打去世的鸳鸯泊时,当年一片汪洋的湖泊现已干枯。还有藏在吉林长春密林深处、率领突击队打下居庸关的完颜娄石的坟墓,一片荒凉,无人祭扫,“历史是有沧桑感的。即使名重一时的英雄,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很多人都被历史遗忘,张居正当年也是被荆州遗忘。小说家的责任,是把历史的真相告诉读者,让人们重新发现、追溯这段历史。”

  熊召政坦言,重温这段历史时,有时手舞足蹈,有时心情沉郁,有时豪情万丈。“我是带着感情写宋朝的美。”他也客观描写北宋6个奸臣童贯、蔡京的恶,是罪人,却也是宋朝繁荣的创造者。还有太原府知府张孝纯最后的投降,“这种变节,不是贪生怕死。只要能保全太原市民,自己怎么扭曲都在所不惜。”

  他希望读者可以从历史小说中,发现另一种价值观,在文学中体察人心和人性。“大金国的‘诸葛亮’陈尔栻,设计灭辽灭宋大计,等所有政治理想实现了,就告别人世。不为名不为利,代表着中国人的一种处世态度,都是中国人的楷模。”

潜心14年,行走辽金故址6万里,熊召政再写大金

   《大金王朝》

  辽金故址行走6万里,做下苦功夫的田野历史小说家

  为让这段历史烂熟于心,他在辽金故址行走6万里。“金庸生前有次和我聊天,说他对《张居正》很感兴趣,是历史学家写的小说,历史学问做得很扎实,小说写得很有底气。”

  无独有偶,著名学者冯天瑜谈《张居正》时,也称熊召政是“田野型”历史小说家,用脚丈量历史。两位方家的肯定,让熊召政决定延续历史田野行走之路,先走遍辽宋、金辽、金宋三国之间所有重大历史节点的发生现场,一边通读《辽史》《宋史》《金史》以及每个重要人物的传记、同时代人写的笔记文。“最远一次行走,深入漠北和蒙古高原,首次行走东北三省,就花了两年。11次进入东北和蒙古高原,为查阅金长城故址,连俄罗斯境内的那段,都要到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ingshi/950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