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习近平总书记“林区三问”的伊春答卷(2)

  2019年8月10日,原翠峦区委书记赵喜义有了新职务,他当选为新成立的乌翠区区委书记,原乌马河、翠峦两个地域紧邻、产业高度相似的区合二为一。这是伊春市针对原有行政区划布局分散、人口分散、资源分散问题,进行的区划调整。调整后,全市原有15个市辖区整合为8个区县,精简幅度达47%。

  赵喜义说,原乌马河、翠峦区产业一致,但资源分割管理;两地相距仅10余公里却重复建设,比如这个区建体育场,另外一个区也得建一个;职工家“杖子(木板搭的墙)挨着杖子”,但如果拆迁补偿标准不一样,就会造成矛盾。合并后的乌翠区作为伊春市中心区,可以统筹规划建设,有力促进资源配置与生产力布局合理化,提高土地和各种公共基础设施利用率。

  体制改革,为经济转型提供了强力支撑。伊春市依托绿色生产力,加快壮大森林生态旅游、森林食品、林都北药、木业加工、绿色矿山。“五大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达47.6%,比2016年提高了7.2个百分点,其中旅游产业接待游客和旅游收入连续三年保持20%以上的双增长。

  伊春市市长韩库说,有了绿水青山,不愁金山银山。生态优势在林区正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

  “不要单打一,注重多元化。”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友好林业局万亩蓝莓产业园,为伊春产业发展把脉开出的“药方”。

  在黑龙江伊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友好蓝莓基地,负责人安晓莉告诉记者,基地种植的蓝莓正从普通向有机转变,并已取得有机转换认证证书。同时,基地把蓝靛果种植面积从2000多亩发展到5500亩左右,并开发蓝莓和蓝靛果的复合果汁,目的就是以多元化增强竞争力。

  目前,伊春正转变靠山吃山的“吃法”,变“采山”为“种山”,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友好万亩蓝莓园等35个大型融合基地,供给能力不断增强,业态更加多元。木耳种植实现了一次“产业革命”,由小作坊生产、露天摆栽,向工厂化制菌、立体化栽培转变。“森林百草园”建设向质量和规模效益“双提升”迈进。

  问:林区生态保护怎么样

  答:筑牢十四亿人的北疆生态屏障

  狍子进城了。去年10月发生在伊春市主城区的这件小事,至今仍被津津乐道。

  “这种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事,以前想也不敢想。”家住伊春市世纪园小区的姜峰说,狍子跑进了小区楼道里,消防队员把它抓住后,交给有关部门放生。

  习近平总书记对北方生态屏障高度重视。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伊春指出:“我国生态资源总体不占优势,对现有生态资源保护具有战略意义。伊春森林资源放在全国大局中就凸显了这种战略性。”

  伊春地处黑龙江省中部的小兴安岭腹地。小兴安岭森林是欧亚大陆北方森林带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了抵御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寒潮、黄沙进犯的天然生态屏障,维系着我国松嫩平原、三江平原等地的农牧业稳产高产,是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和生态保障区。

  1948年,为支援解放战争,伊春开始了大规模开发建设。伴随着新中国前进的脚步,一代代开发建设者,在茫茫林海雪原上建起了一座新兴的林业城市。

  在为国家贡献大量木材的同时,小兴安岭的生态也遭到了严重破坏。截至2000年,即在天保工程一期实施前,伊春活立木总蓄积已经锐减到2.05亿立方米,不到开发初期的一半,而且大多是中幼林,几乎无林可采。

  痛定思痛的林区人说,啥叫木材,就是大树的遗骸。一座因林而生的城市,如果没有树,那将会怎样?

  绝不能再砍树吃“子孙饭”,伊春人开启了生态保护的艰难征程。

  2004年,伊春市政府发布一号令,决定全面停止天然红松林采伐。

  2008年,伊春市又相继停伐了黄菠萝、水曲柳等珍贵树种,并将林蛙、蓝莓等珍稀野生物种列入重点保护范围。

  2013年,伊春市全面停止了森林商业性采伐,实现了生态保护由单一向系统革命性的转变,山水林田湖草系统保护与治理迈出了坚实一步。

  2016年以来,伊春市共完成更新造林50万亩,森林覆盖率已由停伐前的83.9%提高到了84.7%。其中小兴安岭的标志性树种红松,面积已由15年前的4万公顷恢复到6.12万公顷。伊春拥有亚洲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天然红松原始林群落,小兴安岭自然生态系统加快恢复。

  这一系列历史性改变,让58岁的伊春市乌翠区林业工人刘进国感慨不已。他曾是伐木工人,每天能砍30多棵树,以多伐为荣。现在他是护林员,和同事共同巡护着10000多公顷山林,以护绿为傲。

  “树多了、草密了、空气新鲜了、动物回来了。”刘进国说。

  截至目前,伊春市已经恢复林地170.7公顷,连续15年未发生重大森林火灾。全市共建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21处,67万公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ule/116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