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金枝2》文艺娱乐两不靠 引全民吐槽

陈豪

陈豪

陈豪追女

陈豪追女

雯女

雯女

  如果,“看不懂”是一个强有力的吐槽理由,很好奇当年有人吐槽《红楼梦》吗?有人吐槽《百年孤独》吗?不要说那是艺术,在没有电视机的年代,小说也不过是草根娱乐载体而已,草根也是有智慧的人类啊。所以亲爱的,既然你吐槽了,一定不只是“看不懂”对不对,一定还真是“它不对”对不对……那就让我们吐槽分析一下《金枝2》为何出现港剧近年少见的,遭集体吐槽,以及口水风暴背后不容忽视的细节,当然,这本身很可能将构成再次吐槽。

  采写_本刊记者 叶晓萍

  有态度,也是港剧传统之一

  饰演“如妃娘娘”的邓萃雯[微博]为《金枝欲孽2》做宣传时就说过,“这不是一部边洗碗边看得明白的剧。”监制戚其义和编审周旭明[微博]这一对组合,当年有《天地男儿》、《天地豪情》、《创世纪》家族商战三部曲,近年也有《天与地》、《心战》,包括后者的重口味与关注社会与人性议题,怎么看都不是“师奶剧”那一路。是的,曾拥有戚其义、韦家辉这样的制作人的港剧,对人性的开掘和对戏剧的理解有过颇长的引领阶段,若论“师奶剧”血脉,在传统上还真没大陆剧和台剧那么汹涌。

  近年,外则大陆电视市场崛起、网络发达后英美剧盛行,内则港剧自身进入瓶颈期,港剧也一直在寻找突破,在保留“做人最紧要开心”的正能量一脉,也尝试继续挑战观众的价值观和观看习惯,《金枝欲孽2》就是其中一例。后者一开篇就玩多重叙事、时空切换,从溥仪与大臣,回溯到嘉庆年间的说书人、八旗子弟,而用“谣言”包装的核心人物如妃却在层层帘幕中迟迟现身——甚有文学气魄,也是电视剧中少见的,就连当年CCTV张纪中[微博]版《笑傲江湖》都沉不住气,第一集就大改原著把令狐冲推出来。何况,被嘲讽为想做古装版《天与地》的吉他配乐,配合剧情听起来也非那么违和,吉他和古筝古琴琵琶不也都是弦乐么?凡此种种,都可看作在第一部《金枝欲孽》开创了“宫斗剧”类型后,续集在保留原来框架之下寻找突破,在类型中反类型。

  人物塑造已够脸谱,选角还各种失败

  或许是续集压力大,人物一上来就铆足了劲,无论淳太妃的阴暗嫉恨,如妃的心淡如菊,都如同在额头贴了标签,而湘菱的八面玲珑买卖情报却一脸正气,仿佛也处处表明“我是有苦衷的”,加上名伶高流斐极力作出的“孤傲”也实在令人不敢苟同,一个个人物的面谱化,多少有点概念先行,至少目前看不到渐变层次,从而无法有共鸣。也有人将之与第一辑对比,如妃、尔淳、玉莹、安茜四人角色鲜明且立体,也有更多细节支撑,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去年《甄嬛传》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不少演员有新鲜感而且演技扎实。而TVB近年的一大痛处,则是演员的青黄不接,除了老牌花旦如邓萃雯、蔡少芬[微博]一辈,就只剩下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中生代几乎没有能撑起场面的,所以既无新鲜感又乏可看性。该片的“看不懂”,也包括刚开头在一片群戏中的“脸盲”问题,除了几位主角因是大咖有人认得,其他的龚嘉欣[微博]、叶翠翠[微博]、杨秀惠[微博]、梁嘉琪等人和海量信息与台词混在一起,语言和个性也不明显,几乎都得多看几集才能让观众辨识清楚。而且,有些选角简直令人怀疑是所谓“高级黑”,比如让性格西化且长相不俊俏的陈豪出演昆曲小生,让粤语都说不利索的苟芸慧演宫女参与宫斗,这观影感受已经不是出戏,而是痛不欲生。

  但不能只有态度啊,这是戏剧!

  制作人、观众和金主同在一个生态链上,要有态度就必须一起有态度,反之亦然,生态循环的良性恶性皆在此矣。全民制造垃圾、消费垃圾最终陷入垃圾无间道,当然不是好事,所以作为观众我知道我应该有态度,看剧要有耐心,但是也总不能耐心到“看了十集,好像还没有什么事”吧。《金枝欲孽2》总共有40集,但十多集已经过去,绕了大半天的花园,却原来你还一直在铺垫?闷,戏味不足,不中point,这些都是硬生生的槽点。中国古典小说都讲章回技法,次次都温馨提示“且听下回分解”,如果电视剧艺术到成为装置艺术,要不就别分集了,干脆几十个小时连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ule/87330.html